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他的心里有一朵花

码个奇怪的脑洞让自己甜一下> <

世界观极其不科学,千万不要在意细节_(:з」∠)_





他的心里有一朵花





周泽楷和别人有一点不一样。

 

 

“你好,我是江波涛。以后就要一起战斗了。”新来的队友友好地冲他伸出了手。周泽楷和他握了握手,忽然听见极小的炸裂声。

这个声音来的太突然了。他的手还握着江波涛的手没有松开,动作稍稍有些迟疑。江波涛耐心地等着他,注意到他脸上不太自然的表情,微笑着问了句怎么了。

没。周泽楷摇摇头松开了手。他看着又被经理拽去一边谈话的江波涛,觉得心里像是有什么破土而出了——是的。当他急匆匆地回到自己的宿舍关上门,对着镜子脱掉上衣的时候,他看见一直埋在自己心里的那颗花种子发芽了。

 

 

周泽楷有些焦心。

这颗莫名其妙的种子已经沉默了快二十年了,偏偏现在发了芽。他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胸口,那枚嫩芽纹丝不动,看上去像是要和周泽楷打一场长期战争。

发愁也没用。难道要跑去和别人说,自己心里的种子发芽了吗?他设想了一下这个场景,禁不住连着打了三个哆嗦。

于是他默默观察了这个新来的队友好几天——毕竟这颗种子是在江波涛来了之后才发芽的。可江波涛却总是一副局外人的样子,把周泽楷的目光统统当做新队友考核来看,行为举止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周泽楷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

也对。周泽楷想。谁能知道他心里埋了颗种子呢?他的心里有颗种子,这是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但现在这个秘密准备破土而出。

必须把它扼杀在摇篮里。

周泽楷对着镜子把衣服穿好,拿着自己的水杯看了看,最后还是把水杯放到一边,去训练室报到了。

 

 

渴死你。

周泽楷盯着屏幕想着自己胸口的幼苗,连眼神都肃杀起来,就像是抢BOSS遇到了敌军,要把每颗子弹都打进对方的血槽里去。

坐在隔壁的江波涛看了看周泽楷已经开始变成屏保的屏幕,再看看周泽楷,琢磨了片刻,觉得队长也许是困了。

他起身拿起纸杯接了杯水,轻轻放在周泽楷的桌上。周泽楷肃杀的眼神扫射到他的身上,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江波涛抬起手指点点自己的嘴唇,又指了指周泽楷。

“忘记带水杯了吗?嘴唇皱了,等下要起皮的。”

“不是……”不是忘记带水杯。周泽楷是故意的。可江波涛靠在桌边看着他,他不忍拒绝,只好拿过水杯一仰头喝掉了。

“多喝水对身体比较好,队长你是不是不爱喝水?渴着也会影响操作哦,要不要下次我提醒你?”江波涛关切地看着他。

周泽楷摇摇头,把纸杯放回了桌上,默默转头重新看着屏幕。只不过这一次,他看上去就像是BOSS还差一丝血却被别人硬生生抢走了一样。

 

 

等晚上周泽楷回宿舍对着镜子撩起衣服时,果然看见那枚幼苗往上冒了一点。

平时就不怎么说话的周泽楷更沉闷了。吃饭的时候,他闷闷不乐地盯着盘子里的小青菜看,考虑着青菜和幼苗生长之间的联系。

坐在他对面的江波涛筷子一抬把他的小青菜给夹走了。

“不喜欢吃青菜?我挺喜欢的,我拿虾仁和你交换怎么样?”

周泽楷刚才摆着青菜的地方换上了两个亮晶晶的虾仁。他哑口无言地抬头看看江波涛,又看看自己盘子里的虾仁。

虾仁……好吃。

管他什么种子幼苗,吃了再说。周泽楷内心纠结了半分钟,夹起虾仁吃掉了。

 

 

以前可没有人会和他交换虾仁青菜,也没有人会坐他对面边吃饭边说话,更没有人会在他不说话的时候用疑问句引他说话——虽然得到的回答也就是嗯啊哦之类的。

周泽楷对着镜子看着那个又长高了一点的绿苗,这回倒没怎么想他吃掉的那两颗虾仁,反倒想着江波涛和他说话的样子,想着江波涛夹走青菜的那个瞬间。

幼苗震颤了一下,像被风拂过了。

大概是长高了所以重心不稳,这颗幼苗终于开始不安分了。

晚上江波涛坐在他身边复盘,把不明白的地方都点出来问周泽楷。跟周泽楷说话的方式相比,一枪穿云的动作简直华丽到让人难以相信。江波涛理解起来有点难,可半推敲半猜测,说出来的观点居然大多数都是对的。周泽楷一边听一边点头,偶尔瞄一眼江波涛的眼睛,都能感觉到自己心里那株幼苗在不安分地微微摇晃。

怎么了?江波涛看了看发呆的周泽楷,不舒服吗?那就先休息吧。

没有……周泽楷摇摇头,不过江波涛笑着拍了拍他的肩。

“我知道你困了。小周是瞒不过我的。快休息吧。”

 

 

周泽楷是困了。但他唰地一下就醒了。他目送着江波涛从他的卧室离开,立刻疾走进洗手间把衣服往上一掀。幼苗又长高了一点,不仅如此,上头还结了个小小的花苞。

周泽楷发愁,连做梦的时候都在想这件事。他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花苞的形状,跑到花朵百科网对着各种各样的花骨朵看了半天,看得眼睛都疼了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方明华看他研究花,以为他恋爱了,想要和他促膝长谈。周泽楷也的确有长谈的意思——可怎么谈?憋了半天,默默问方明华一句,你心里……有什么吗?

方明华在心里一拍大腿,哎呀,队长真的恋爱了,居然和他说心里有个人。

 

 

也不知道方明华究竟是怎么从话里推理出这个意思的——不管怎么样,得先瞒着。万一给经理知道了,那还得了?周泽楷要是恋爱了,那联盟碎掉的少女心可是扫一整晚都扫不完的。

方明华思来想去,告诉了看上去比较可靠的江波涛,让江波涛平时帮着把把关,别让队长说漏了嘴。

江波涛点头,决定让周泽楷放宽心:“小周恋爱了吗?”

周泽楷茫然地抬头看他。

“没关系,我会帮你保密的。恋爱加油!小周这么帅,肯定没问题。我们都会帮你的。”

江波涛笑眯眯地对周泽楷说。可周泽楷一点也不开心。虽然不知道这个话题是怎么起的,也不知道江波涛为什么平白无故问自己恋爱了没有——他的胸口像被针戳了一下,刺痛刺痛。

 

 

肯定又是那颗种子在搞鬼。

周泽楷回宿舍照例去照镜子,看见花枝上新长出了一根尖刺。这根刺白天戳了他一下,戳得他很痛。

周泽楷有点焦躁。他不知道这根刺什么时候会再戳他一下。不过不能再由着它了。

既然渴不死,那就淹死好了。

周泽楷第二天拼命喝水,看的江波涛都愣住了,还以为是训练室空调温度打得太高,于是悄悄往下调了好几度。

可一天下来,那朵花什么事都没有,反倒是周泽楷自己,喝了一肚子纯净水,狂上厕所还吃不下饭。

 

 

搞什么呢。等到晚上,周泽楷垂头丧气地看着镜子里那朵花,肚子还跟着咕噜了一声。

咚咚咚,有人敲门。他赶紧穿好衣服去开,看见江波涛拎着一盒外卖看着他。

“心情不好吗?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江波涛把一次性筷子掰开,塞进周泽楷的手里。周泽楷摇摇头,真的是有满腹的牢骚想要说,可是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埋头吃饭。

菜还冒着热气。周泽楷用筷子拨了拨,发现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他转头看看江波涛,江波涛也侧着头看看他:“都是你以前点过好几次的菜,不喜欢吗?不喜欢哪个告诉我,下次不买了。”

周泽楷用筷子戳戳外卖盒:“一起吃。”

“好呀,我要吃那个虾丸。”江波涛毫不客气。于是周泽楷从碗边上挑了一根青菜夹给他。

江波涛一脸郁闷地盯着周泽楷嚼青菜。周泽楷看看他,拿筷子戳了一个虾丸塞进江波涛嘴里,自己坐边上笑了起来。

 

 

吃饱喝足挺好。就是后遗症很严重。

周泽楷看着那朵花。跟之前相比,现在花瓣已经微微张开,看起来再过不久就要开了。

他这回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朵花的生长历程,还仔细做了笔记,标注出时间和发生事件,结果发现都和江波涛有关。

怎么会是江波涛呢?

周泽楷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把嫌疑人江波涛从纸上给划掉了。都和江波涛有关,那只是因为他和江波涛呆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太长了。

他们从早上就坐在一起,中午一起吃饭,下午一起训练,晚上再一起吃饭,偶尔还要一起复个盘,睡觉前偶尔串串门,发发短信,周末一起出门逛逛,或者一起在网游里抢抢BOSS……

周泽楷细细一想,简直要被吓死了。

 

 

不能再这样了。

虽然呆在江波涛身边很舒服,出席记者会也可以少说几句,有时候不用说话就能喝到喜欢的饮料。

周泽楷中午还是一个人跑去吃了饭。

一个人吃饭也没什么难的。他以前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吃饭才是他的习惯——可身边人的眼神全都不对了。打饭的大爷多给他捞了一勺虾仁,技术部的小姑娘边偷偷看他边忧心忡忡地和同伴嘀嘀咕咕,连方明华都来问他是不是和江波涛闹别扭了。

没有啊……他跟方明华解释。方明华点点头,说那就好。看你不太开心,还以为是和小江吵架了。

 

 

不太开心?

周泽楷在训练室的洗手间对着镜子照了照,没觉得自己有不开心的表情。但他悄悄掀开衣服看了看,那朵花上又长出了一根刺。

周泽楷抓起纸速涂了一张,决定下午查查百科。不过这张纸先被江波涛给发现了:“这是朵玫瑰吧?”

“……”周泽楷默默看了眼乱七八糟的百科图鉴,觉得江波涛太可靠了。

“但是没开呢,不过快了吧。”

听到这话,周泽楷浑身一凛,紧紧盯着江波涛看。江波涛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眨眨眼睛一笑,找了支签字笔,在周泽楷的简笔画上又添了几笔。周泽楷凑过去一看,花苞外面多了几片盛开的花瓣。

“花开了,归我了。”江波涛把纸叠起来塞进了自己的文件夹里。

周泽楷听见啪嚓啪嚓几声,不过这回他不用看也知道,自己心里那朵花也开了。

 

 

但是花开了好像和以前也没什么不同,就是晃悠得更厉害了。

周泽楷紧张了好几个星期,结果直到夏休期开始,那朵花也没捣什么乱。江波涛拖着行李箱回家去了,周泽楷也回家去了,每天吹空调喝饮料打游戏。这么惬意地过了一个星期,他才想起那朵花来,跑去镜子前面一看,这回花真的要渴死了。最外面的花瓣都皱了。

难道是饮料喝多了?周泽楷赶紧改喝白开水,喝了好几杯也没见成效,眼看着那朵花皱得都快站不住了。

怎么办。周泽楷又愁了一整天。

叮咚!江波涛发了一张站在山头向下望的照片过来,又发来了一条语音信息。周泽楷插好耳机,江波涛的声音还带着夏天的蝉鸣从他耳边传了过来,一直在说热死了热死了。

周泽楷录了一段空调运转的声音发给他。

江波涛立刻回复了一串哈哈哈,又传来一段语音,说夏天太热了。等到冬天,想和周泽楷一起爬山。如果是下雪天还可以看看雪景。

周泽楷戴着耳机听了三遍,跑去镜子前面看了看。那朵花像是喝饱了水,又活了起来。

 

 

原来如此。

周泽楷总算知道这朵花是怎么回事了。

可这下更愁了。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和江波涛坦白。难道要说,自己心里有一朵花因为江波涛而开了?他设想着这个情景,又连着打了三个哆嗦。

好烦啊。

枪王大大登上小号跟团抢BOSS,连着暴露三次马甲。

“小周你打得太暴力了,一下就会被看穿的。”等他换上第四个小号进团时,一个陌生ID私敲他。

“?”周泽楷茫然地回复。

“是我呀。”一个小魔剑在他身边跳了跳,头顶还飘起一个眨眼的表情,“我也刚上线不久。咱们玩一次偷袭怎么样?就当给你报仇了。”

周泽楷默默发了个句号。

 

 

两个人偷偷摸摸绕着远路藏在矮墙后面偷瞄BOSS,准备趁BOSS红血的时候带一拨小队搞突袭。两个角色蹲在一起,小魔剑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小神枪蹲在后面发呆。

BOSS红血发大招。血线一片惨淡的时候,两个人冲了出去。波动剑跟着子弹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配合堪比八强赛。接着大部队轰轰轰地冲上来,对方虽然被吓着了也立刻反应过来。

“我擦!这是江波涛周泽楷!”“靠!还来!”“居然是大神!求签名!”“我了个去你哪个阵营的!”“砍大神攒人品啊!”

两个偷袭小号立刻被抓走狂殴。血花唰唰地飞,活像是在炸烟花。这架势十个方明华都救不回来。

在这惨绝人寰的场景里,周泽楷一字一字地敲着键盘。

“夏休结束有话说。”

 

 

不过该怎么说呢。

周泽楷沉思了大半个夏休期,也没想好措辞,一直想到夏休都要结束了。

他拎着行李回到轮回宿舍,先去江波涛屋子里绕了一圈。屋子空空的,床铺也卷了起来,只有空空的木板搭在那里。他坐在木板上愣神,结果门一开,江波涛拉着行李箱和他面面相觑。

一前一后抵达,挺好,可以一起去试试街对面刚开的面条馆。周泽楷打量着身边的江波涛,对方正弯着腰收拾行李,一边把从箱子里翻出来的零食都塞进周泽楷手里,竟然还发现了一包被自己吃了一半的开心果。

放太久就要软了。两个人干脆坐在床板上剥开心果吃。江波涛剥了几颗,忽然问周泽楷。

“之前说有话要说,是什么事?”

原来江波涛还记得!周泽楷手一抖,开心果滚进了床底。

旁边江波涛默默把剥好的开心果放进他手里。

 

 

周泽楷心想再丢脸也没什么了。

他郑重地看着江波涛,看得江波涛也跟着严肃起来,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结果周泽楷一把抓住江波涛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同时感觉自己心里那朵花在江波涛触碰到他的时候微微晃动起来。

“……这里有朵花。”

江波涛迷惑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拼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对现实:“……开了……”

气氛非常诡异。

江波涛的手指按在周泽楷的胸口,从指尖传来对方越来越快的心跳。江波涛就这样沉默了几秒钟,突然侧过身很不给面子地笑了。

周泽楷握着江波涛的手,觉得自己不想活了。

“……真的……”他抓着江波涛的手指红着耳根强调。江波涛笑完了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周泽楷。

“那现在花开了,是要送我的吗?”

拿去吧!周泽楷心想。这朵花本来就是因为江波涛才开的。

他看着江波涛点点头,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地飞了起来。江波涛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现在他有的是时间解释了。

他挺开心地从床板上站起来,准备回自己宿舍收拾房间,却被江波涛拉住了。

“那我就回赠小周一个秘密吧。”

 

 

其实江波涛也和别人有一点不一样。

 

 

冬季转会期,江波涛跟着经理走过长长的走廊,好奇地左右看了看。每个训练生的心里都藏了点什么,有藏着一株幼苗的,藏着半片落叶的,还有一个藏着一棵光秃秃的树,树叶都没长齐。

他们自己看不见这些,可这些却统统落进了江波涛的眼睛里。

“这个是周泽楷,轮回的队长。”经理和他介绍。江波涛点点头,抬头一看,发现周泽楷的心里藏着一颗圆溜溜的种子。

居然还是一颗种子吗?真特别,不知道会长出什么来。江波涛一边自我介绍一边想,微笑着冲周泽楷伸出手。周泽楷伸手和他握了握,突然微微一愣。

江波涛也跟着一愣,低头一看。

那颗种子发芽了。

 

 

END


评论(127)
热度(1178)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