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文艺场景三十题之十三:慢悠悠的火车

慢悠悠的火车

 

 

听见火车鸣笛声时,周泽楷迅速醒了。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的小灯盏,朝窗外望了一眼。

暖暖的黄色灯光穿透了夜幕,映在周泽楷的窗玻璃上。他望着那灯光,迷茫地怀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

——毕竟这里从来就没有过火车。地上连铁轨都没有。

周泽楷飞快地从自己的小屋里跑了出去,站在门口朝亮灯的地方望。那列火车却似乎并没有动,只是停靠在那里不断鸣笛。

他等待了一会儿,决定亲自过去看一看。

 

 

当他过去了才发现,这列火车的确是在动的——虽然有点慢。它的轮子慢慢滚动着,在平坦的草地上一点点往前蹭,蹭一会儿还要停一停。

列车空无一人,只在火车头的座椅上放着一顶破帽子。周泽楷疑惑地一路走到了车尾,看见有个人几乎把大半个身子都靠在车厢上,正在用力推着这辆火车。

“累死了……”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对方。

“我推不动了……”那个人低着头用力推着火车,“下一站到底在哪里啊……”

“帮你?”周泽楷问他。

那个人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抬起头:“啊?呃……”他直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接着对周泽楷露出一个笑容来,“你好,请问你就是站长吗?火车晚点非常抱歉。我的露水用光了,有没有钩子能把我的车拖进你的站台?”

“……”周泽楷沉默了几秒。“不是。”

接着他用眼神询问江波涛需不需要帮忙。

 

 

江波涛讶异地望了望四周。

“不是站台……我迷路了。”他用了肯定的语气,“而且估计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

在这个时候,周泽楷把手伸向了列车,试图帮一点忙。

“你推不了的。”江波涛微微摇头,“这辆列车只有我才能触碰到——哎?”

他看着周泽楷的手穿透了列车。但不知为何,火车向前动了动,就像是被周泽楷推动的一样。

“怎么回事,坏了吗?”江波涛困惑地盯着自己的列车,“是在耍我吗?”

他拍了拍列车。作为报答,火车悠悠地倒退了两厘米。

 

 

周泽楷笑了出来。

他拽了拽江波涛,然后望了一眼自己的屋子。

“要让我进去坐一会儿?”江波涛笑着探头跟着望了一眼。“但我已经晚点了……”

“晚。”周泽楷说。

这句话有点歧义。江波涛想了想:“让我明天再走吗?”然后周泽楷点了点头。

江波涛沉吟了一会儿,转头看着他的小火车。

“饶了你。”他说。接着他微笑着看向了周泽楷。“那好啊。”

 

 

他们一路走进了周泽楷的小屋子里。当江波涛坐进沙发里时,周泽楷开口问他:“露水……”

“这个啊?”江波涛好像想到了什么,“说起来快要到早上了!我还能收集一点露水!”

周泽楷默默望着他。

“露水是我的燃料,”江波涛微笑着解释,“原本可以支撑到下一站,但是我走叉了路,所以只能自己推着去下一站了。不过现在好了。”

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杯子,接着转身问周泽楷:“要一起来吗?”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微微点点头。

 

 

他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从他的小屋走出去过,更别说接露水了——所以现在他非常惊讶。

江波涛正在和一只蝴蝶谈判。

“我真的很急用。”江波涛对那只蝴蝶说,“能把这滴露水给我吗?我告诉你哪里有花园。”

“听得懂?”周泽楷在他身后慢慢地问。

“听不懂。”江波涛微笑着回答。

“……”

“但是如果直接把它赶走,那这滴露水就有可能用不了。”江波涛连说话都很小声,像是怕吓到这只蝴蝶,“只有用心收集的才能让我的火车发动。”

在说这话的时候,那只蝴蝶拍着翅膀自己飞走了。江波涛这才把那颗露水收进杯子里。

“……”周泽楷努力让自己接受这个设定,“大工程。”

“对。”江波涛笑眯眯地看着他,“来帮忙吗?”

 

 

周泽楷当然不会和这些蝴蝶蜜蜂什么的说话。他默默地帮着江波涛寻找这些不起眼的小水滴,一旦发现就把江波涛给拽过来。这些露水缀在草尖,一不小心还会掉到地上。他们忙活了半天,直到太阳都升起来好一会儿了,也才收集了一点点。

周泽楷有些担忧地看着江波涛。

“慢慢来,没事。”江波涛拍了拍周泽楷,“不着急。”

他像是在安慰自己,又像是在安慰周泽楷。

 

 

他们开始了漫长的露水收集过程。周泽楷简直是从一个国家的时间跳到另一个国家去了——他们白天睡觉,到了晚上就跑出去采集露水。这样努力了大半个月,杯子里的露水一点点堆高,终于积攒了小半杯。

直到某天下了一整天的雨。

“不能用?”周泽楷望着窗外,转头问江波涛。

“不能。”江波涛遗憾地跟着他一同趴在了窗边,“这么多水,浪费了好可惜。”

周泽楷看着他。

“能用。”周泽楷说,然后伸手推开了窗。似乎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周泽楷努力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开口了。

“借我……”他艰难地对雨说。

 

 

江波涛愣愣地看着周泽楷,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伸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然后微笑着看着对方。

“雨水太多了。”江波涛说,“只有珍贵的东西——用心获取的珍贵的东西,才能让我的列车发动。”

“哦。”周泽楷点点头,伸手把窗户给关上。雨水砸在窗玻璃上,留下了长长的水痕。

“明天如果雨停了,应该能收集到很多露水。”江波涛的手指从那水痕上轻轻抚过,“因此现在要保持精力。”

周泽楷嗯了一声,伸手把窗帘拉上。

 

 

他在床上闭着眼睛躺了一会儿,听见屋外的雨停了。于是他悄悄翻身下来,拿了一个小杯子出了门。

他身手敏捷地跳上了一颗矮树,仔细观察着这些树叶,把树叶上盛着的雨水装进杯子里。周围树叶上的雨水被采集光了,他就咬着杯壁往更高的地方爬,直到差不多攒了大半杯才从树上轻手轻脚地跳下来。

结果他和正好推开门的江波涛撞了个正着。

 

 

“我说你去哪了……你跑出来收集这个?”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手中的杯子。开门的时候周泽楷眼疾手快地护住了这杯雨水,现在,里面的水在杯中微微晃动。

“嗯。”周泽楷把杯子塞进他的手里,推着他回了屋。

他们把这杯水倒进了江波涛的杯子里,不多不少刚好一整杯。两个人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来。

“足够了。”江波涛把最后一滴雨水倒进了杯子里,转身微笑着对周泽楷说,“谢谢你小周!我可以走了!”

“嗯。”

周泽楷点点头。他望了望门外的火车,它已经在这里停了太久了。

不过他再也不会看见这辆列车了。

 

 

他这么想着,却有些失落起来。一整个下午,除了回答江波涛的话,他什么都没有说。太阳就快要落山了,等到夜幕降临,江波涛的列车就要发动了。

他坐在沙发上发呆。

“我要走了。”

江波涛连着说了两遍周泽楷才反应过来:“嗯。”他匆忙地点头,然后想在屋子里找点东西送给江波涛。

他找了一小会儿,匆匆跑了出去。

江波涛正端着杯子站在火车前。听见周泽楷的脚步声,他把杯子放在地上转过身来。

周泽楷把自己的一顶礼帽戴在了江波涛的头上。

“很旧。”他说,指着火车头。他可还记着那里面的那顶破帽子呢。

“哈哈哈,是挺旧的。”江波涛笑着点头,头上的礼帽跟着他晃了晃。“那,再见了小周?”

“再见。”周泽楷说。

他们都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江波涛伸手给了周泽楷一个拥抱。

 

 

他们安静地靠在一起,彼此的心跳似乎都紧紧贴着。

“再见。”江波涛轻声说。他微微松开手臂,而这时,周泽楷侧过头吻了他。

没料到这一切的江波涛微微睁大了眼。礼帽从他的头上滑落下来,滚到了地上。它撞倒了水杯,里面的露水哗的一下全部洒在了地上。

但他一时半会好像也无暇顾及这些了——他闭上了眼,抬手按在周泽楷的脑后,加深了这个吻。

这个吻牵引着他们,就像是一场大雨,把他们心底藏着的感情给用力拽了出来,然后迅速抽芽缠绕在了一起。

 

 

火车突然鸣起笛来。

江波涛甚至没能立刻搞清楚状况——这列火车自己发动了。像加满了燃料一般,它鸣着笛快速地朝前飞奔而去。

江波涛和周泽楷都吓得不清,赶紧跟在后面拼命追,但是它跑得实在太快了。江波涛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还是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

“跑死我了……”他一边喘气一边说,“以前碰到熊……逃跑也没跑这么快过……”

周泽楷也累得不清,但他还是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怎么办?”他问江波涛。

江波涛也沉默了。他想了半天也没能给出答案来。没有铁轨的约束,他的火车能去的地方太多了。跑得这么快,想必是早就找准了目的地——虽然他不能保证那是不是某个倒霉站长的站台。

“为什么突然自己就跑了啊……”他惆怅地望着火车消失的地方。

 

 

周泽楷沉默了半天。他想到了什么,但是脸上有些发烫。

“这下我还得去找它回来。”江波涛忧愁地交叉着双臂摇头,“真是头疼。”

“一起。”周泽楷说。

“好呀。”江波涛想了想,微笑着答应了。“那我们就一起去。不过还是得先回去一趟,至少要收拾点东西……一杯露水都打翻了,太可惜了……不知道帽子湿了没有……”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自然地握住了周泽楷的手。然后对方也紧紧握住了他。

他们在火车狂奔而过留下的痕迹中慢慢走了回去,把珍贵的东西从指尖一点点交换给对方。

——并非昂贵的物质或者比这更复杂的东西。就像是每一根青草上缀着的露水,似乎无处不在,平淡无奇。

但只有它,能让一列慢悠悠的火车飞快地驶向远方。

 

 

END


评论(28)
热度(120)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