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文艺场景三十题之四:战地书信

这篇写得……随便看看吧;w;……有任何问题,欢迎来揍作者

吃起来不太甜……

吃甜的请直接跳转到END之后::> <::




战地书信

 

 

江波涛越走越快,到最后几乎跑了起来。

他飞奔着来到了病房前,然后放缓呼吸,轻轻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

 

 

“伤亡名单给我一份。”江波涛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连肩上的雪也没来得及掸去,“补给还余多少?”

“食物和水大约能撑十四天。”方明华抽出一份文件递给他,“麻醉药和绷带只能撑三天了。”

“情况不太好。”江波涛翻着手里的名单,“两拨物资被拦截了,还有一个我暂时联系不上,能再多撑几天吗?”

“行。”

江波涛的视线扫完最后一个名字,然后把名单还给了方明华。对方有些犹豫地望着他。

“干嘛呢?”江波涛看着他,“想说什么?”

“队长……”方明华顿了顿,“有消息吗?”

“没有。”江波涛平静地回答。

“两个月,没有一封信件传来。”方明华看着他,“副队……”

“放心吧。”江波涛拍了拍他的肩膀,“是我让他别寄的。有那个时间不如多休息一会儿。”他的手放在方明华的肩上,用力握了握,“相信他。”

 

 

他转身匆匆地走了出去。风雪伴随着狂风席卷了他,把他的身影吞没了进去。

但他不曾停步。

雪花砸在他的脸上,像是锐利的冰刀。他把外套裹紧了一些,衣领轻轻蹭着他干裂的嘴唇。

他微微闭上眼,像是获得了一个轻柔的吻。

 

 

周泽楷临走的那一天把这件大衣留给了他。江波涛笑眯眯地接受了:“去吧小周,”他把手揣进了口袋里,“等你回来再还给你。”

周泽楷安静地帮他正了正衣领。“信?”他问江波涛。

“信啊?”江波涛想了想,“还是别了吧,太麻烦。想说什么,就回来直接和我说吧。”

他和周泽楷交换了一个拥抱,然后目送对方离开。他的手指藏在口袋里,指甲在手心掐出了几道深痕,就这样一个人沉默地站了很久,然后拳头微微松开,自己用指腹在手心抚了抚。

 

 

并非不想收到信件。

他的手撑在桌上,满脸倦容。他用手指按了会儿太阳穴,接着习惯性地把手放进周泽楷的大衣口袋里。

感受到一些温暖后,他打起精神走了出去。

这里的每个人都看着他。

就像前线的每个人都看着周泽楷一样。

他得站直。

 

 

“你想过没有?”他对方明华说,“可能小周把信寄给我了,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我没收到。”

这太正常了。谁能保证战争时期的每一封信件都如期抵达?方明华点点头,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江波涛笑着拍了拍他,转身走了出去。

寒风中,他一个人裹紧了外套。他的身影在巨大的黑暗和锐利的寒冷中显得如此渺小。

可它们无法让他动摇。

他把所有心思都裹紧,只有一个人能将它化开。

 

 

“副队,队长他——”

他并没有把方明华的话听完。他一路飞奔到了房门前,放缓了呼吸。他的手轻轻放在门把手上,慢慢地推开了门。

周泽楷半靠在床上,望着窗外。发觉江波涛进来后,他眨眨眼睛,伸手拍了拍床边,然后指了指放在柜子上的铁盒。

江波涛把铁盒递给周泽楷,周泽楷低头打开,接着从里面拿了一沓信出来。

“是要给我的吗?”江波涛愣了一下,微微笑着问。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不太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他抽出了信纸,清了清嗓子。

“多云。”

这封信就读完了。

 

 

“这也太精简了。”江波涛忍不住笑出声来。

周泽楷不理他,又拿出了一封。“小雪,很好看。”这次多了几个字。

江波涛微笑着望着他。

“土豆不好吃。”“天气很冷。”周泽楷一封封地拆着信。他又打开一封信,停了一下,接着他把这封信直接塞进了江波涛的手里。

江波涛接过了这封信,轻轻打开。

“想你了。”信里这么写着。

江波涛愉快地笑了起来。

 

 

“我要好好保存。”他笑着说。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江波涛,然后抬手帮他擦掉了眼泪。

 

 

END

 

 

以下正篇。

 

 

下午的时候,江波涛困得要命,悄悄开了QQ戳了一下周泽楷。

周泽楷迅速戳了回去。

“晚上我们出去吃饭?”

“好。”

黄少天在群里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江波涛跟着聊了几句。结果下一句话手抖打进了群里。

“我们去吃小笼包和粉丝汤好了,那家店隔壁的糕团也很好吃。”

群里沉默了一秒钟。

 

 

“靠这啥?江波涛你要请我们吃饭?你也太给面子了不过你们那离这里是不是太远了点?”“哪家糕团啊带上我!”“错屏了吧。”“故意的吧!轮回出去聚餐故意来给我们报社!”“故意的+1。”“+2。”“+3.14。”“不对吧,副队我怎么不知道今天要出去吃?”

江波涛的头砸在电脑桌上。

周泽楷针对“错屏了吧”做了一下解释:“嗯。”

——虽然看起来完全像是在回答江波涛的话。

群里又诡异地沉默了一秒钟。

“你俩串通好的吧!”“队长不带这样的!”“喂喂不要报社啊,下午都饿着呢。”“我也要去!队长副队不要以权谋私啊!!”“啧啧现在的年轻人。”

 

 

江波涛扶额。

“队长的意思是,我错屏了。”

“不是。”

江波涛的话下一句就被周泽楷给接上了。虽然周泽楷的意思是……他们不是串通好的。

这下好了。

江波涛秒速隐身。

 

 

但是他的队友们在蠢蠢欲动,并且就快要有所行动了。

感到战火烧身,江波涛放下了鼠标,决定勇敢地承受一切。

周泽楷小窗戳了一下江波涛。

“好。”

 

 

——对的。这就是战地书信。


评论(35)
热度(100)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