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文艺场景三十题之三:湖边漫步

湖边漫步

 

 

此时是初春季节,山林间仍是带着一些寒意。

绵绵细雨敲打在青石板石阶上,激起的水花溅在周泽楷的鞋面上。他便稍稍停了停,等着后头的人跟上。

雨落如线,淅淅沥沥地砸在青石阶上。

 

 

“这天气真教人烦心。”杜明走在他的身后,将手中那柄纸伞转上一转。

走他隔壁的吴启被伞面滚落的水珠溅了一身,拿了伞就去捅杜明。

“下着雨呢,闹个什么。”杜明这么说着,却是极机灵地跳开,返身就要和吴启打一打。

“天天闹腾,没完了。”不巧被牵连的吕泊远忙赶了几步,和他们脱开干系,“吵吵吵吵,比后山上的鸟还吵,统统拿麻袋套了卖了去,换个饭钱。”

“一顿,了不得了。”方明华也被溅了一袖子水,还得护着腰间的草药袋,连声叹气。

“我两顿,他,得赔。”吴启冒了一句。

“两顿还得意了是怎么的?”吕泊远直摇头,“愁,真愁。”

周泽楷安安静静看着他们,并不说话,只露出一点笑意来。

 

 

一路闹着回了屋,几个人又吵吵着要将今日摘来的春笋剥了做菜。

这时雨已经停了,地上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水洼。周泽楷站在门口朝外望了会儿,心想他们一时半会儿还歇不下来,于是就这么走了出去。

他这么随意溜达着上了山,走到了一个湖前。湖面平滑如镜,将大半个竹林都盛在了水里,若不是有飞虫在湖面点了涟漪,倒真像是一副画落在湖中央。

周泽楷就这么站着看了会儿,在这湖边蹲下身子,用手去捞了捞湖水。毕竟是初春,湖水还透着些寒。他甩甩手将水珠甩去,就听身边一个声音温和道:“冷吗?”

周泽楷被这声音吓了一跳。

 

 

江波涛站在他身侧,笑着看他:“在下江波涛。看你专注,之前就没有出声,不想还是吓到你了。”

“……没。”

“灵山妙水,说的大概就是此处了,”江波涛微微一笑,将目光投向了远处,“只是这山下处处险恶,特意来这里大约不是只为了玩乐?”

看似随意一问,周泽楷却想了一会儿,认真作了答:“不是。”

江波涛也不再追问,倒是安静地站在周泽楷身侧。

说来也怪。分明是个生人,周泽楷倒觉得这感觉挺熟悉的。

 

 

两人站了会儿,周泽楷就打算走了。江波涛和他一路走进了竹林,然后停下了步子。“下山之路比起上山更加险峻,还是多加小心为妙。”江波涛说罢,便站定在了原地,是要和周泽楷告别的意思了。周泽楷拱手作揖,两人就此别过。

待到周泽楷走出两三步,这才想起什么,转身要去寻江波涛,但哪有那人的影子?

只听竹林风簌簌,好似谁也不曾来去。

 

 

周泽楷思来想去,隔日又来到此处。湖边寂静,他等了会儿,果然等来了江波涛。

“可是为神木而来?”江波涛这次倒是直接。周泽楷也不说话,只微微点头。

“能在此相遇也是缘分。”江波涛说罢,解下了腰间一柄木剑递给周泽楷。这木剑看似平庸,但周泽楷一眼便认出,这就是他要寻的东西。

“你?”

江波涛愣了一愣,倒笑起来:“怕我骗你不成?”停顿片刻,微微一笑,“不必替我担心。偌大山林,我有的是时间再寻。倒是你,恐怕耽搁不起。”而后他摸了摸下巴,“若是要问我为何知道,那是我长居于此,见多了人来讨要。可还有其他问题?”

周泽楷摇头。

他取了短剑回去,默默放在桌上,而后坐在后院想了大半天。

 

 

这一想就想到了大半夜。周泽楷在塌上翻来覆去,还是披了件单衣起身。一路虫声凄凄,待他踏进竹林,这声音却忽然没了。

周泽楷心里大概猜了个八九,步子越走越急,直到整片湖泊映入眼帘。明月亮晃晃地被湖面乘着,煞是好看。周泽楷站着等了会儿,不见人来,便蹲下身子用手搅了搅湖水。

好好月光愣是被他给搅碎在了湖里。

“唉……”

果不其然。江波涛此刻站在周泽楷身侧,还不住地打着呵欠。“怎么了?”他笼着手俯身问周泽楷。

苍穹明月。映得他一身雪白。

 

 

周泽楷抬头看他,一伸手抓住了他。手腕太用力,带的江波涛一个趔趄,朝地上直扑。周泽楷又想去护着他,结果两人齐齐跌落进了湖里。

“没事吧?”

明明落进了水里,江波涛却连头发丝都没湿一根。反观周泽楷,额发搭在脸上,一身的水。江波涛赶紧脱了自己的外衫,罩在周泽楷身上。

“你……”周泽楷打了个哆嗦,看看江波涛,又看看这湖水。

“你都知道了,还要来求证,求证也就罢了,这……”江波涛倒是想笑,看着周泽楷的倒霉样子,还是挺不忍。“搅我一次不够,还来搅第二次。神木都给你了,连觉都不给睡。小周,你是来闹我的?”实在怕周泽楷受凉,江波涛拖着他往岸上走。

周泽楷用力拽住了江波涛。

 

 

“怎么知道……”周泽楷问他。

江波涛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他转身望着周泽楷,饶是好口舌也没说出什么来。

只是一轮明月,满池碎玉。周泽楷乌黑的眼直直地望着他,好似写了什么,又好似这亮堂月光,什么也不曾留。

江波涛愣了半晌,忍不住倾身,却生生顿住,抬手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

“冷,快回去吧。”

 

 

回城后周泽楷硬是被逼着喝了碗药。他端着药碗靠着窗愣神,忽然发觉了什么,放下药碗就朝外走。

他这一路走得急,没留神把截枯枝子给踹了出去。那枝子在地上滚了滚,滑进一个小池塘里。

周泽楷就在这池子边站定,等了会儿。

“……小周啊……”

江波涛一手举着枯枝,一手捂着头凭空出现在了周泽楷的身侧。“回来了也不得安生。”他把枝子递给周泽楷,倒是笑着说的,“你怎么知道我会跟你回来?”

“……”

周泽楷默不作声地盯着他。

就扯谎吧。你当我什么都记不住?周泽楷心里暗想,却是不准备和江波涛说了。

他把那枝子又塞进了江波涛手心里,掌心相贴,却不抽出来了。

 

 

“周泽楷,你为什么不说话啊。”“周泽楷你是不是不会说话啊?”

小小的周泽楷被孤零零地扔在大街上,呆呆地看着学堂的同伴跑远了。

“小周,你为什么不说话啊?”突然一个声音问他。

周泽楷转过头,一个人笼着手眨巴着眼睛问他。

“……不是。”周泽楷想了会儿说。

“不是不会说话,是不喜欢,嗯?”那个人笑得眉眼弯弯,“是不是?”

 

 

周泽楷摇摇头,转身跑了。他一路跑回了自家宅子,然后从窗户里偷偷探出头。

——炎炎夏日。那个笼着手的人笑眯眯地坐在荷叶上。

 

 

END


评论(28)
热度(74)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