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 既定路线

原本想写创世神们的日常……最后变成牵红线的故事了(我没救了

最初意图是“把整个世界送给小周”但写完后发现……嗯……(。

架空设定,可能有没说清楚剧情或者设定的地方,还可能有各种未知的问题,总之有问题请来找我^^

HB to 小周!全世界都送给你!




————————



云朵在周泽楷的面前停了下来。积攒的水分太多,巨大的积雨云在周泽楷的面前把自己的水分一点点挤干,好让风带着它继续前行。

周泽楷用手把它稍稍往边上拨开了一些。

在他的下方,一整个城市迎接着这场大雨的突然来袭,看起来就和城市中的人群一样猝不及防。

周泽楷又把这朵云拨了回来。

 

 

他转过身走过长长的走廊,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方明华正在查看地质版图,试图把百慕大三角洲给修好。

“要不找个外援吧。”杜明画了半天,最终还是把笔丢到了一旁。云朵做成的笔滚到了地上,软绵绵地化作一小团。

“唐柔是研究黑洞的,来了也帮不了忙。”吕泊远忍不住戳穿了他的心思。

“说不准和黑洞有点关系啊,”江波涛刚好过来接水,笑着接话,“要不怎么老是修不好。是不是小周?”

“……嗯。”周泽楷点点头。

他走回了自己的位子,敲了敲办公桌。桌面逐渐变得透明,显现出了一大块森林的外貌。他用手指在那上方划了一个圈,就看见那块区域里的景物迅速移动了起来,然后锁定在了一个繁华的都市中。

他把这块区域一点点放大。

 

 

“你在看什么?”

江波涛端着杯子走了过来,微笑着靠在他的桌边:“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周泽楷抬起头看着对方,犹豫了一下:“嗯……”

“咦?”

江波涛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这会儿微微俯下身仔细观察着这一块区域:“难道……”

“嗯。”

这回周泽楷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一同看着这一片地域。在这片地域一幢高楼中,有个人正站在窗口出神——那个人和周泽楷长得一模一样。

“这个不错。”江波涛笑了起来,“告诉我坐标,我也要观察一下。”

 

 

“谁把传送点放这了,快弄走快弄走。”孙翔突然从另一扇门里冲了出来,手里抱着一团浓雾,“突然来了艘船吓死人了!”

“好像是刚才不小心连接到百慕大了。”吴启动手调整了一下手中的模型,“我说,你把船送回去的时候看准时间线了没有?”

“啊,还要看时间线?”

“……又要有失踪事件了。”

一群人都叹了口气。

“没事啊,我来放个虫洞。”江波涛这时离开了周泽楷的办公桌,“上次问叶神要了几个,告诉我坐标。”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的背影,手中的坐标纸在他愣神的时候化成了一团云。

这团云轻飘飘地浮了起来,从窗口飘了出去,跟积雨云融在了一起。

周泽楷赶紧追了过去。

 

 

“这场雨看起来要下三天啊。”

周泽楷已经放弃了从云团中找到那张纸的念头,这个时候有点忧郁地趴在窗口,微微点了点头。

“估计江副要忙上一阵了。”过来看风景的吕泊远双手撑在窗台上,“好像挺多人讨厌下雨的。”

“……还好。”周泽楷说。

“想下去感受一下吗?”吕泊远伸手去够那片云,“做个传送轨道,悄悄下去转一圈。”

“……很……麻烦。”周泽楷摇了摇头。

“做好准备工作,偷偷的。”吕泊远收回了手,把撕下的一小片云放进周泽楷的手中。

 

 

这不是他的那张纸。周泽楷把那张纸揉作一团。团起的云朵悬浮在他的面前,他轻轻挥了挥手,让它回到了云群中。

他想了想,决定去看看江波涛需不需要他的帮忙。

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巨大的金属球撞击声差点把他吓出去。

“小周,现在别进来,”江波涛戴着耳罩冲他挥手,“快出去。”

周泽楷走了出去,并且带上了门,把巨大的噪声隔绝在里面。

“一到天气不好就容易暴躁。”江波涛过了会儿才从门中走出来,“各种莫名其妙的冲突。”

“嗯……战争?”周泽楷问他。

“这倒不至于。”江波涛看着他笑了起来。

 

 

他们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决定再次进行挑战。这次推开门之前,他们都提前戴上了耳罩——无数个大大小小的金属球飘浮在空中,有些并列滑行着,有些不断撞击着彼此,并不断引发更多骚动。

江波涛用白色的线把撞击着的金属球拴在一起,拉出金属球区。“这些争执是没必要的啊。”他一边说一边把这两个争吵着的小球放进巨大的蓝色水箱中。

周泽楷趴在水箱边上,看着这两个金属球。球里面站着两个人,此刻正在激烈争吵着。但当水漫过他们时,他们都停止了吵闹,并同时沉默了下来。

江波涛继续用线抓住那些躁动着的金属球,把它们都扔进水箱中。

 

 

“其实很多冲突都是没必要的。为什么非得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不满呢。”江波涛仰着头看着这些小球叹了口气。工作量实在太大了,真是让人吃不消。

周泽楷帮他把已经平静下来的金属球从水缸中捞出来,让它们自己慢悠悠地飘回去。当江波涛打算继续时,周泽楷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江波涛的手。

“我头都要晕了。”江波涛这才醒悟自己拿错了线。他差点拿红线把争吵着的两个人绑在一起,那可要出大错了。

“休息。”周泽楷对江波涛说。

他把那条线放了回去,推着江波涛出了门。

 

 

雨还在下。

方明华坐在角落靠着透明隔墙小声说着话,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脸上偶尔会露出微笑。

周泽楷从长长的走廊走了出去,月球反射的光芒为他点起了灯。

他小心地推开了江波涛工作间的大门。

金属球们飘浮在空中,少部分还在运行着,而大部分都停了下来。比起白天的躁动,现在,这些金属球们几乎全部安静了下来。

他从这些悬浮着的小东西中间穿过,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他自己——不,这样说并不对。

他注视着安静睡在金属球中的那个周泽楷,觉得这个场景颇为有趣。他把这个金属球稍稍推离了球群,然后继续寻找着他的下一个目标。

下一个目标同样非常轻松地找到了。他看着这个金属球微微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拿起了之前被他放在桌上的红线。

他把“周泽楷”和“江波涛”拴在了一起。

红色的线悄然没入了两个金属球的中央,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其实,放任不管也是可以的。”

新的一天,江波涛仍然在这个吵闹的环境里工作着:“它们自有自己的命运,并不一定需要我的介入。”

周泽楷坐在云朵的凳子中帮他整理缠作一团的白线。整理的速度远跟不上江波涛使用的速度,这会儿江波涛正趴在椅背上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的速度越来越慢。

“好像有点困难?”

“……嗯……”周泽楷手上的动作完全停了下来。他转过头看着江波涛,对方正笑着看着他。

 

 

在这个时候,一大团云开始拍打着江波涛工作间的窗户。江波涛起身打开了窗,那团云轻飘飘地飞了进来,在他的手中化作了一张纸。

“错误报告。”江波涛扫了一眼,露出了一个有些惊讶的表情,又仔细将手中的报告看了一次,然后这个惊讶的表情变成了一个微笑。

周泽楷侧着头看着他。

“资源利用重复了。”江波涛把那张纸折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而不是像往常一样让它变成一朵云重新飘出去,“看来我们得检查一下。”

他说着,走进了金属球群中。

 

 

周泽楷继续理着手中的白线。当他想起什么时,江波涛已经从那之中走了出来。

“……错误?”周泽楷问他。但是江波涛把手指竖了起来,轻轻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周泽楷看清了他手中的东西——两根红线。

他的脸微微发烫,在意识到什么的同时几乎说不出话来。

“嗯……”江波涛努力压抑着自己微笑的冲动,“两根线冲突了,我就把它们都解了下来。所以可能起不了作用了。”

“嗯。”周泽楷微微点头。

“要不……我们重新绑一根回去?”

江波涛这么说着,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朝周泽楷走了过去,把对方轻轻抱了抱。

 

 

“百慕大三角洲又坏了。”方明华看着手中的统计报告,“怎么办,找外援吧。”

“我来我来。”杜明伸手接过了这份薄薄的报告,“我去,坏成这样,找一百个外援也不够啊?”

“你把最想找的那个找来,其他的我来。”江波涛笑着说。

“就怕他不仅找不来,自己还回不来了啊副队!”吴启做出了一个痛心疾首的表情。

“就为了揍你我也得回来。”杜明一边说一边扑向了吴启。

江波涛躲开了战局。他拉着周泽楷走向了自己的桌子,伸手在上面敲了敲——桌面慢慢变得透明,然后熟悉的景色在周泽楷的眼前展了开来。

站在他身后的周泽楷露出了恍然的表情:“……还问我。”他小声地谴责江波涛。

“嘘。”江波涛微笑着眨了眨眼。

 

 

今天守护世界的大家也都很忙,忙到几乎没空去看看活在地球上的自己都在忙些什么。

属于他们的人生在江波涛的工作间里飘来飘去,有些并列滑行,有些轻轻碰擦。

如果相遇是既定路线,那未来的一切都无需他们的介入。他们自会站在最应该站的位置,把属于他们的故事慢慢写长。

不过有时,稍稍做个弊也无伤大雅。

更何况,他们谁都没有成功啊——江波涛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封错误报告还藏在他的口袋里。他得把这个作为定情信物。就和周泽楷口袋里那两条打上结的红线一样。

没有什么比这两件东西更好了。

江波涛这么想着,伸手握住了周泽楷的手指。

他们在桌底悄悄十指相握。

 

 

S市连着下了三天大雨。

江波涛从火车站走了出来。他还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只能站在路边一边躲雨一边等车。

在这大雨中,忽然飘下了一张白纸。纸上大概写着三个数字,看起来像是什么东西的坐标,可是字迹已经被雨水沾湿,现在变得模糊不清。

江波涛接住了这张纸。他有些疑惑地看着这张纸片,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大片的乌云压在这个城市的上空,不知道还要停留多久。

班车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他要坐这辆车到轮回去,开始他的新荣耀生涯。

他拎着行李上了车。

 

 

大雨冲刷着车窗。江波涛从窗户向外望去,陌生的景色在雨幕中显得非常模糊。

就在这雨中,他慢慢地沿着既定路线前行。

 

 

END


评论(28)
热度(184)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