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 if else

说明:

BE了。有点丧心病狂和莫名其妙。阅读前请谨慎……

不科学的理论体系和不科学的世界观……

有任何问题请提出。作者接受意见和建议以及殴打(?)

……再说一次吧,BE了,并且丧心病狂……请慎重。




————————————————




江波涛慢慢醒了过来。

他的肩膀因为长时间趴伏在电脑桌上而酸痛不已,现在就像是少了机油的零件,每一次动作都好像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他已经连续写了两天两夜的代码。高强度的劳作和极度的嗜睡感让他的双眼几乎睁不开。繁杂的字母和符号充盈在他的大脑里,让整个世界看起来都像是黑白的。

但是工作还没有结束。

江波涛强打精神喝了一大口咖啡。这杯咖啡早就冷了,因此尝起来更加苦涩。不过这倒让他的精神稍微好了些。

他将目光转移到屏幕上,阅读了一下自己之前敲下的代码。在草草读了几行之后,他有些疑惑地凑近了屏幕,然后眼睛微微睁大了。

代码不知为何多出了五十行。

 

 

江波涛将程序输入框最小化,接着检查了一下电脑有没有被黑客攻击的记录。他确认了每一个端口的安全性,这才再一次打开输入框。

阅读别人的代码比自己写下代码要更加耗费精力,不过这五十行代码并没有让他感到不适。这种编写代码的风格他似乎早就看过很多遍,因此读起来轻松自如。每行代码简洁明了,格式也很整齐。

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在梦里书写了这段代码。

而这时,游标动了起来。一行新的代码就这样自动地从输入框中显示了出来。

江波涛使劲掐了一把自己。他再次检查了一遍端口记录,确认没有被黑客挟持。

那行代码输了一半,接着慢慢删除了几个字符,然后不再动了,似乎正在思考到底如何编写。

江波涛慢慢地把手放在了键盘上。

 

 

>>who are you?

 

 

他把这句话发了上去。这行英文在众多符号中显得格格不入。

屏幕上没有动静。

他再次发送了一遍,这次他得到了一个回应。

 

 

>>?

 

 

江波涛吓了一跳。当他想要回头去检查程序的时候,屏幕右侧的滚动条开始自己飞快地向上滚动,就好像早就知道他打算做什么一样。一行行代码从眼前快速地掠过,最后速度缓缓降慢,最终停了下来。

江波涛将眼前的代码重新读了一遍,点了一下编译。除却大量可忽略的错误,程序中还隐藏了一个致命错误。原本应该直接和数据库进行连接的语句不知为何被插入进了一个条件代码。

他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其他错误。而这时,滚动条又一次向下滑动,然后停留在了最后一行。输入框闪烁了几下,一行新的语句出现在了屏幕上。

 

 

>>?!

 

 

江波涛再一次掐了自己一下,之后在输入框中慢慢敲出了一个“error”发送出去。这次对方回复了他一串省略号。

“jiangbotao”他进行了自我介绍。对面安静了很久,然后屏幕上慢慢显示出了“zhouzekai”。

 

 

他的程序变智能了。

这个发现让他惊讶无比。他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开始和这个程序聊起来。也许因为是程序的缘故,对方的话总是少的可怜,有时就只是简单的符号。

不过江波涛长期和这些符号打交道,因此理解起来竟然不是那么困难。

他和他的小程序就这么认识了。

最开始他们只是讨论程序。江波涛和周泽楷分工合作,编写不同的程序模块,然后归总到一起进行调用。周泽楷编写代码快速又简洁,江波涛就把他的代码中偶见的语法错误修改掉,把简洁的代码行稍稍扩充完整,并且添加部分注释方便查看。

 

 

这加快了他的工作效率,他因此获得了更多的时间。

于是他们慢慢开始在工作之余讨论起其他东西。江波涛花大量时间给周泽楷描述他周围的环境,告诉对方他所看见的每一个美景,有时连桌上的花纹都要描述十几行。

大量无用的语言堆积在代码中,不过江波涛并没有删除它们。他把这些对话用符号标志成注释,藏在代码的后面,时不时地翻动着看看。

他开始慢慢留意自己身边的每一个细节,把目光更多地放在屏幕之外的地方,然后将看到的东西全部敲进代码中。

程序越来越冗长,可里面藏着的都是属于他们俩的小秘密。

 

 

直到有一天,当他从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办公室里推开窗时,他发现自己无法分辨颜色了。

我似乎看不见颜色了。他告诉他的小程序。对方沉默了一会儿,默默打出疲劳两个字。

大概吧。江波涛揉揉眼睛。

他在黑白的世界里呆了一整天,等到第二天的时候,阳光从窗台照进来。江波涛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又可以看见颜色了。

但同时,更多奇怪的事情开始发生。

 

 

这条街道的楼房开始一幢幢地消失。

起初江波涛并没有在意,直到某一天,他亲眼看着对面的高楼在眼前慢慢化成了粉末。

他在窗台站了很久,久到他的小程序都不安起来,在屏幕上连着发了三个问号。

别担心。我只是发了会儿呆。

他温柔地安抚了一下对方。

 

 

在这之后,那些消失的高楼又一次重现,但同时街道却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坑洞。当这些坑洞被填埋的时候,高楼又会再次消失。就好像这个世界每天都会出现一点漏洞,怎么也补不完。

江波涛从窗台向外望。他眼中的色彩开始变化,分辨率慢慢降低,景象越来越模糊,几乎全部变成了像素。但不消片刻,这个症状就会恢复。

他从自己的办公室走了出去。

走廊不时发生一点扭曲,但这不影响他的行动。他一直走进了地下室,推开厚重的大门,顺着书架上标明的时间线往前走,最终停留在了第一本资料的存放处。

他把那本书抽了出来,翻到了第一页。这上面写着一行代码,是数据库的开头语句。

他放回了书,从书架间慢慢走过。他扫视着整排整排的书架,直到目光停留在一本红色的书上。他将这本书翻开,里面写着大大的error字符。

 

 

他的眼前再次一片模糊。像素包围着他,这使得他步履艰难。当他的视线重新恢复了清晰时,书架上的书开始一本本掉落,在地上碎成粉末。而片刻之后,这些粉末又重新合拢成为书的模样,从地上腾空而起,自己归进书架中。

江波涛看着这一幕,有些无奈地微笑了一下。他慢慢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这所办公大楼从未见过任何一人,始终只有他一个人在不停地工作,而他现在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屏幕上,游标一闪一闪的,却没有输入任何字符。

 

 

你在修复我的世界吗?

江波涛一个字一个字地敲出了这行语句。

窗外的高楼立了一半,坑洞还没有补完。这个程序早已漏洞百出,只是周泽楷一直在用各种代码填补这个由他创造出来的世界。

我才是程序,对吗?

江波涛慢慢地说。

 

 

高楼停止了建设。良久,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句号。

他才是代码造出来的程序。他才是数据库中的错误。他作为数据库中的数据,信息存在量过于庞大,因此这个数据库承载不了他,只能缩减其余信息来容纳他。

这个世界一天天地缩小,最后只剩下了一条街道。现在,这条街道也要消失了。整个数据库即将损坏,而他作为数据,同样要和这些高楼一样,慢慢消失掉。

 

 

“我知道,当你发现我的存在之后,就没有断开过和数据库的连接。”江波涛微笑着说,“所以必然没有备份。”

高楼轰然倒塌,街道慢慢化成粉末。

“下一次,说不定你还能从程序的错误里造出一个我。”江波涛加快了打字的速度。他的窗台已经开始粉碎,不过周泽楷似乎在拼命降慢这个过程。粉碎的像素轻飘飘地悬浮在空中,被苍白的阳光折射出耀眼的光线。这本该是一幅美景,可惜颜色数据已然从这个数据库中消失了。

接着,声音也逐渐消失。敲击键盘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最后整个世界都停留在了寂静中。

他们将在这死寂中化为灰烬。

“或许也不是我,但一定也能和你沟通。”

 

 

窗口的粉末刷的一下全部消失了。江波涛知道对方正在打字,因此无暇顾及数据的流失。他的身体变得透明,接着如同粉末般开始被一点点瓦解。

屏幕上的游标闪烁了几下。

 

 

>>onlyyou

 

 

江波涛笑了出来。

他的手指最后一次停留在键盘上,敲下了属于他的最后一行对白。

 

 

数据库完全损坏了。

周泽楷连接了几次都失败了。他的备份只做了一半,而在那个备份中,江波涛还没有出现。

他的程序也几乎全部被删空了,停留在他最初输入错误的地方。游标在If后面不紧不慢地闪烁着。

他关掉了程序输入框,发现桌面上多了一个空白的数据库文件,修改日期是一分钟前。虽然是一份空白的数据库文件,但是上面却已经被命了名。

 

 

I know。

 

 

Fin.


评论(40)
热度(139)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