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波涛中心]无风也无浪 vol.1~5

Chapter.1 改变

 

 

江波涛是一个能轻松适应环境的人。

当然,这并不是刻意培养出来的,而是他天生性格便是如此。环境改变带来的最大影响在于人际关系的变动,不过对他来说,和人交流简直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稀松平常。

他总是能轻松地解决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将干涸的人际网用各种方式填满。这是他的优点,虽然他自己并不认为这份才能值得被大力夸奖——与生俱来的财富,总是不被看重。

和江波涛相处没有任何不适。他就像是气氛的操控手,谈话间收放自如。因此,江波涛得到了更多的聆听秘密的时刻。那些私人的、黑暗的小心思在他的面前展开,等待着他给出一个漂亮的答复。不漂亮也不要紧,反正更多时候人们只是需要一个诉说的对象。

语言将思想实体化,但是又远远不够。它们的局限性和片面性常常不能把想法完整地表现出来,反而会在交谈中埋下阴影。接着这些阴影又被思想拉大,最后成为心中的一块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为语言而架构在一起,却也因为语言而分崩离析。

江波涛就在这些别人的误会和争执中迅速地成长起来,他渐渐地体会到每个人语言背后的真相。这就像是把别人的思维暴露出来给他看见,而他就在这种猜测和推断中选择最好的方法来缓和别人之间的矛盾。

久而久之,这些习惯融入了他的性格中。这让他在掌控气氛上更加得心应手。如同一汪清泉,慢慢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湖泊,然后把沟壑都覆盖。

 

 

为什么选择游戏这条道路,其实很简单。因为喜欢。

对于他们来说,在这个年纪要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家庭的压力暂且不谈,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就是一个巨大的门坎。光有喜欢是不够的。一旦踏上这条道路,他们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

反复地练习似乎消磨了他们对游戏的热爱,成绩的排名也成为了新的重担。这和学校考试不同,一旦排名落后太多,那么就要和这条道路完全地说再见。

前一晚聊的开心的伙伴,也许第二天就要收拾行李离开他们梦想开始的地方,但是他们来不及感伤。竞争。这就是他们要面对的现实。因为他们感伤的对象,其实就是被他们自己撕碎了梦想。

年轻的孩子们感受着这种直观的压力,在微妙的氛围中咬着牙把梦想扛在肩上。

而缓解气氛则是江波涛最擅长的。不管如何,他总能让人放下心来,就仿佛一盏灯,走到哪里,就把哪里照亮。

也因为如此。江波涛把周围的躁动和不安都抚慰了下去,然后让所有人呆在一个相对平和安静的环境里。就算什么话都不说,呆在他的身边就已经能从焦躁中平静下来。

江波涛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第六赛季,江波涛正式成为贺武的一员。他的这种才能带给了他细致的观察力,而在赛场上形成了一种属于他的大局观。再加上自身反应能力和技术都过硬,因此在团队赛中,他的个人能力更加突出起来。

轮回在这个时候向他抛出了橄榄枝。

作为第五赛季突然冒出头的轮回,江波涛其实私底下也研究过。周泽楷——这个神枪手,拥有别人无法比拟的光环。他一个人带动了整支队伍,换句话说,他就是队伍的核心。

只不过,这也是轮回这支队伍无法登顶的原因。个人能力过于突出,从而和队伍产生脱节。江波涛很欣赏周泽楷的能力,因此更加觉得这种突兀是个遗憾。

而现在,他接到了这个转会邀请。

江波涛不为改变而担心。他就像一滴水,总是能轻松地融入新的环境中。只是——他又一次需要直面成功和失败的分界线。每个人都意识到他的离开也许会带来什么,虽然只是一种可能性。

他和贺武的同伴们最后吃了一顿饭,接着分道扬镳。竞技的残酷性早已在他们身上打下烙印,现在反倒都能从容面对。只不过当最后说出再见的时候,感伤还是不能避免地,如同海浪一般打上来。

谁知道以后会怎样?都只能一步步走下去。



Chapter.2 融合

 

 

一滴墨汁,在水中晕开也不过几秒。

融入一个新环境,也不过如此。虽然都是陌生人,但只要可以交流,那都不是问题。

他被轮回的经理带着把四处都逛了一遍,差不多摸清楚了位置。不过经理对于周泽楷那种欲说还休的态度还是让他挺好奇的。冷高又不愿意搭理人,独来独往——这个初印象可不算太好。

没有人是带着天生的恶意而来的,江波涛深谙这个道理。就算是说出非常恶毒语句的人,也是曾经抱着善意的。因为这份善意被践踏了,才为了保护自己而用语言伤害他人。江波涛并不觉得要面对周泽楷有多困难,

当然,这一切在他看到周泽楷本人时被迅速打碎了。语言这种东西,说得再多也不敌正面相处一次来的准确。江波涛喊了一声前辈,结果周泽楷居然好像吓了一跳。

江波涛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结果反而用不上。和冷高完全不同的反差感让他倒觉得有点有趣。

“以后就是队友了,哪有什么前辈不前辈的。”经理在一旁圆场。

不过圆场这种事,江波涛就可以解决了。“队长。”他冲周泽楷伸出了手,周泽楷有点不适地回握了他。

 

 

周泽楷不喜欢说话,也不擅长说话。他的对话总是出现大段的空白,用简短的词语作为结尾。江波涛只好把重心都放在如何为这些短句扩充之上。

融入一个环境很简单,但是要融入一个战队就没那么容易了。江波涛在之前仔细研究了轮回这支队伍的比赛录像。第五赛季——这个由周泽楷挑起的赛季。虽然说出来不好听,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周泽楷的实力似乎远远超过了他的队员们,导致了断层。

但是这种感觉又在一次次练习中被冲淡了。轮回的其他成员实力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弱。他们出现断层并不完全是因为实力不够,而是把握不准周泽楷的意图。

因此江波涛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周泽楷的身上。他的关注重点分布在周泽楷的每一个操作上。大部分举动他可以理解,并且能解释给队员们听。他是一个新人,这个举动看起来并不合时宜。不过他可以轻松化解这些属于人际关系上的尴尬。

半个赛季,他们在磨合中成长,一点点将断层给合上。这个进步飞快,但是完全不够。当他们开始成长的时候,周泽楷又以双倍的速度超越了他们。终于,江波涛也开始拿不准周泽楷的意图。

周泽楷在可以打断对方术士的情况下突然掉头滑铲了出去,结果三个攻击力角色被术士的技能扫到,然后造成了败局。

 

 

江波涛没有盲目迎合。他在一次复盘的时候停了下来,指着屏幕看着周泽楷。

“这里……是有什么意图吗?”

“有。”周泽楷回答。

轮回的大家似乎对这样的回答习惯了。

“术士正在吟唱,但是你没有去打断他,反而滑铲到这里——”江波涛的手指从屏幕上划了过去,“为什么?”

“……节省时间。”周泽楷看着他说。

“节省时间?”江波涛思考了一下,“术士的吟唱技能其实就是引诱你去打断他?”

他把视频往后拖了拖。周泽楷的滑铲让对方刺客浮空,但是当时火力都集中在术士附近,因此反而被伤害到了。而牧师则艰难地从周泽楷的火力下存活了下来。但是——假如他们及时转火,那么不仅术士的技能会放空,刺客也会被一波带走。这等于是打破了对方队伍的主力。

“我明白了。”江波涛说。他和周泽楷对视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微笑,“你很厉害。”

虽然——轮回的各位都茫然地看来看去。

 

 

他的时间更多地和周泽楷交织在一起。他们最开始只是单纯地讨论战术配合,讨论技巧。两个人都努力让队伍中的断层慢慢合拢。

江波涛很擅长营造一种舒适的谈话气氛,就算周泽楷不说话也不会落入尴尬的空白期。时间久了,江波涛也习惯了这种对话方式——他们开始更多的话题。从食堂到周边的小吃店,再到各种有趣的听闻。

周泽楷一直陷于一个人的环境里,不过江波涛把他拽了出来。

第六赛季就这么平稳地过去了。他们的队伍成为了荣耀界的固定话题,周泽楷的个人光彩更加夺目。

当然,轮回的他们体会不到这种拒人千里的光芒。他们感受到更多的,是周泽楷的不善言谈,是周泽楷的内敛。就算翻墙出去吃宵夜也会觉得有罪恶感,但是翻起墙来完全不含糊——这就是他们眼中的周泽楷。

由于交流障碍造成的壁垒都被打碎了。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江波涛把自己碗里的菜夹到周泽楷的碗里,然后观察了一下他的表情,“不好吃?”

他又从自己的碗里夹了另一份,然后确认了周泽楷的神情,分了一半给周泽楷。

“过分啊。”吕泊远从江波涛碗里抢了一筷子,“你这是过分优待。”

周泽楷默默地把自己碗里的那份给吕泊远夹了过去。

“怎么样,惭愧吗?”江波涛又把那份给夹了回来。

一群人又闹又笑,吵的要死。

他们就这么轻松地走在通往巅峰的道路上。



Chapter.3 加温

 

 

能对周泽楷如此的了解,也许除了江波涛就没有别人了。

但是江波涛也不是第一天看见周泽楷就对他如此了解。江波涛认识周泽楷一年多,真正从相遇到现在不过半年。半年的时间,说起来也不短,但是要完全明白一个人还是太短了。

江波涛在夏休期开始给周泽楷打电话。当然,不能指望周泽楷长篇大论地说。所以通常只是江波涛在这头说,周泽楷给一点简短的回应。

后来,这种情况变成了江波涛打着电话,周泽楷听着。两个人把手机放在口袋里,耳机挂在耳朵上,时不时地说上一句。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种状况,不过江波涛还是察觉了这种微妙的改变——不仅仅是当他看见自己的话费单时。

于是,期待两个人的重新见面就带上了一种客观的意味:节省话费。主观的意味就被他刻意忽略了。

重逢被这种期待慢慢烹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新的赛季到来时,江波涛被任命了副队长的职务。这不妨碍他们队内的沟通,不过是江波涛扛起了更多的责任。

他们也慢慢地开始接触商业合作。这可苦了周泽楷。每次要在镜头前表现出各种姿态都让他苦不堪言。明明是竞技圈却不能控制在竞技两个字内,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件很无奈的事,可是这些都不可避免。道理大家都懂,真要去适应还是挺困难。

“这是我们受到关注的证明,开心点吧。”江波涛说,“等会回去就自由活动好了。”

自由活动也不过是大家开几个小号到游戏里去抢抢BOSS,或者到处转一转,但是大家似乎都振奋起来了一样。

没有利益追求,也不要求什么。他们的年纪都很轻,对这个世界都抱着最纯真的幻想。游戏,冠军。别无他求。

就算商业正一点点把这个简单的世界变得不简单。

 

 

“累不累?”江波涛在车上小声询问一边的周泽楷。周泽楷就像是一颗脱水的白菜,精神不振地靠在座椅上看着他。

“回去我们打几场?”他说,然后周泽楷露出了笑容。他们的乐趣所在,就在那一方屏幕和窄窄的键盘上。

但是,要和周泽楷单挑,不仅需要勇气,还得有坚定的意志力。江波涛连输了三局,周泽楷每次都直白地点出江波涛落败的原因,比如反应慢。

江波涛的反应绝对算不上慢。只是要和周泽楷比起来,周泽楷还是略胜一筹。再加上疲惫了一天,的确有点跟不上周泽楷的速度。明明之前在车上一副累得快要睡着的样子,但是上了赛场却精力充沛,江波涛第一次深刻地觉得自己比不上周泽楷。

这种想法在第四、第五场更多的显现了出来。第五场他甚至分了神,落了一个巨大的漏洞。周泽楷直接将他半血连到死,然后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不打了。”周泽楷说。

 

 

他们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达成了一种最浅的默契,能捕捉到彼此微小的情绪波动。整个队伍都在这段时间的磨合里达到了这种默契,但是江波涛和周泽楷因为相处的时间更长,所以这种默契更加被体现出来。

在江波涛去了解周泽楷的同时,周泽楷也在默默地了解着江波涛。从战术上,到生活中。他们慢慢融合在了一起,将生活圈慢慢靠拢。

因此,江波涛的这种细微的情感也影响到了周泽楷。

“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你太强了。”江波涛揉着手腕从椅子上站起来,“今天手操做了吗?”

当然没有。周泽楷望着他摇头。

江波涛就坐在他的对面,然后两个人把手掌贴在一起,按部就班地做着手操。

“刚才有点泄气。”江波涛如实告诉他,“不过下次不会这样。”

“嗯。”周泽楷说。

江波涛把一整套手操做完,停了一会儿,然后把对方的手指收进了自己的手里。

 

 

“冠军。”他握着这双手说。



Chapter.4 混乱

 

 

冠军。

对夺冠的渴望,渐渐混杂进了来自各种方面的期待。外界的关注以及对轮回这支队伍的好评都对他们成为了一种负担。为了能够承担起这种期望,他们如履薄冰。

江波涛也渐渐对这样的局面失去了掌控力。他同样被压力困扰着,甚至在睡觉时也会梦见他们的未来。也许是站在荣耀的顶峰,也许是一路下滑最后谁都记不得。

但他压下了这些不安,把关注力都放在荣耀上。他们的磨合期已经结束,不过要形成自己的风格,并且从风格中再跳脱出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围绕周泽楷展开的战术风格——不是说不好,只是还有缺陷。周泽楷对赛场上的时机把握得很准,整体大局观也非常好。只是没法及时和队伍进行交流。江波涛接下了这个任务,但这并不简单。

一场快节奏的比赛,要迅速解读周泽楷的意图,分析场上局面,及时传达指令,还要保证不被对方的战术给混淆。比赛的重压在江波涛身上打下了沉重的阴影。

而江波涛隐藏了这些。

 

 

微草再一次夺冠。但是轮回仍然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他们的发挥平稳,并且在众人的目光中迅速成长。

江波涛在夏休期也没闲着,有点时间就研究他们之前的比赛录像。他的关注点仍然是周泽楷,但是已经有了一点不同。他已经不用再去猜测对方的意图了,而是关注在如何将这些闪光点充分利用起来。

周泽楷真的太出色了。时机的把握,及时的回援,甚至是每一个招式打出来的效果。这些在江波涛眼中都是非常棒的。

而因此,更大的压力沉了下来。他们是不是能跟上这位神枪手?是不是能把握住每个周泽楷创造出来的时机?江波涛可以将断层尽量靠拢,但是真正地毫无缝隙——他能不能做到?他能不能让这支队伍展露本该有的光彩?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是依赖周泽楷的。

虽然看上去周泽楷,甚至整个轮回都是依赖着他,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可以解读旁人的思想,可以猜测每个行为代表了什么。他像缓和剂一样舒缓着别人,但他真正独自面对着自己时,竟然无力起来。

因此他加重了自己的工作量,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对比赛录像的研究中,连训练的时间都增加了。

虽然他看起来并没有任何不正常。

 

 

但这不代表没人发现他的反常。

第一个阻止他的是方明华。他打来了电话,简单地和江波涛说了几句。

然后吕泊远也来找他,硬是要他加入他和吴启的斗地主牌桌。

正是因为知道语言的两面性,所以江波涛此刻才感到压力被缓解了——当他终于挂掉电话的时候,一条短信进来了。

“你很好。”周泽楷这样写着。

仿佛一只捏在心脏上的手松开了,然后拨开了阴霾。我愿意一直呆在轮回,江波涛这么想。能不能拿到冠军在现在看来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重要。他在压力中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过现在被他们拉了上来。

他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周泽楷,说话时都忍不住微笑。他意识到自己依赖着周泽楷,依赖着轮回的各位。但他因此而感到愉快。

 

 

夏休期后半段,他就在斗地主、抢BOSS和打电话中度过了他的闲暇时间。

接着,第八赛季平稳地拉开序幕。轮回当然还是被赋予了各种期望,压力也不可能说散就散去。

不过这些都算不了什么。



Chapter.5 实力

 

 

用外界对轮回的评价来说,这个战队拥有的最强武器,就是实力。

而这种评价,又集中体现在周泽楷的身上。所有人看在眼中的,都是这个年轻的神枪手在场上的表演。从技术到表现力,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被诟病。他就是一个赛场上的王者,用两把手枪得心应手地掌控着赛场上的节奏。

在这种局面下,其他人的光芒就被遮掩了。收放自如的治疗水平,恰到好处的时机把握以及整个战队的战术规划,这些完全被忽视了。一人战队——他们得到了这个评价。

这个评价从某种角度来说并没有错。但是大众的眼中,对周泽楷的评价越高,那么反之,对轮回这支队伍的平均实力的评价就更加值得商榷。轮回的崛起是因为周泽楷的光芒吗?如果周泽楷离开轮回,走向微草或是蓝雨,那么——

粉丝的掐架毫无意义,不过的确代表了一种风向标。战队粉和个人粉的矛盾也在慢慢升级。周泽楷的个人价值能否在轮回这个队伍中被彻底发挥出来?如果轮回最后和嘉世一样——就算有叶秋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退出了巅峰的舞台。

 

 

江波涛是在第六赛季开始他的荣耀生涯的,这段时期媒体对荣耀第一人的讨论已经扩展到了新的战队以及个人上,但是他也不曾放过对嘉世的研究。叶秋,这个荣耀界最开始的斗神,像一颗燃烧剧烈的行星,好像飞快地燃尽了自己然后突兀地在荣耀界消亡。他的个人价值决不会比任何人差,但是团队之间的问题最终导致了嘉世乃至他个人的荣耀结束。这种团队间的问题和最开始的轮回不一样,而是更加微妙,更加不为人所察。

不过问题的根源是一样的,那就是团队。团队实力,这个不能简单地用技术来概括。

他相信着自己的队友,相信这个团队。他把大家拢合在一起,让他们的赛场模式更加融合,更加成为一个整体。但他偶尔也会想,会不会有一天他走不动了,他不得不止步于此,而周泽楷一个人远远地离开了他?他是拉住周泽楷还是放手让他走?

就像那时他从贺武离开一样——有一天,轮回停步了。他们只能在这个水平附近徘徊,但是周泽楷还可以走的更远。

他知道,以周泽楷的性子,不会因为这样的原因离开轮回。那么到时候他是不是要推一把?把周泽楷推开,远远地推离他。

他有的时候什么都不做,就只是看着周泽楷的背影。他设想着自己将这个人推开,然后各自奔西东的场景。但是明明是很无奈的景象,他总是觉得好笑。设想这种未来实在不是什么有意义的事,毕竟未来也是要一步步走过去的。

他能做出这种假设,就能做出另一种假设。关于轮回所有人的未来的假设。

他必须抓紧每分每秒为这样的未来添砖加瓦。

 

 

而未来也没有辜负他。

技能点,这对他们是一个大惊喜。这能改变的东西太多了,甚至冠军看起来都触手可得。角色实力——原本没有提升空间的东西现在跨着大步向前。技能点上的压制,以及其他战队对这些角色的了解盲区都将成为他们的优势。

“我们会更强。”江波涛对周泽楷说。他们刚从经理那里回来,并且不用猜就知道,他们即将把这份大礼收归囊中。

“你觉得叶神是不是要回归赛场?”他一面走一面说,“他离开的太可惜了。”

周泽楷看着他微笑。

“你想和他比一场?”江波涛领会了周泽楷的眼神,“我也有同感。”

对冠军的追求和对强者的追逐永远不会离他们而去。他笑着和周泽楷交握了一下双手,然后在进训练室之前迅速分开。“我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江波涛笑着说,而周泽楷安静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运气。如果叶秋没有来轮回会怎么样?江波涛这么想。不过现在,运气这东西被确实地划进了属于实力的部分中。叶秋为什么选择他们,为什么将这东西分享给他们。他相信一定有更深层的缘由。不过这不是他要考虑的。

他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抓住。然后,成为他们的垫脚石。

 

 

团队间的默契,彼此的信任,以及——他和周泽楷对视了一眼,唇边泛起一个笑容。

他们的实力,从来就不是简单的技术可以概括的了的。


TBC

评论(7)
热度(247)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