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温柔地射杀星星 vol.16

少女情怀出没注意……


(十六)

 

 

江波涛最后还是起来了。

他把蘑菇都采了下来,装满了四个小口袋的星尘。小口袋轻飘飘地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亮闪闪的。

他把剩下的星尘蘑菇粉统统洒在这片田园上,他还和蔬菜们借了地方,把多余的都洒进了菜园。蔬菜们很大方地同意了,并且迅速开始讨论它们即将诞生的邻居究竟是什么样的。

缺少睡眠的作家先生并没有去听它们究竟说了什么。他心事重重地带着装满了星尘的口袋走进了高塔,然后在昏暗的楼道间小心地解开了口袋。

 

 

细碎的星尘粉末从口袋露出的小缝中飞快地飞出,就像一条条金色的水流,飞速流向了高塔冰冷的墙壁。

原本黑暗的楼道间突然闪耀起炫目的星光。这刺的江波涛眼睛有些痛。他用手遮住了光线,耐心地等待着。

直到光线的来源不再变化,江波涛才放下了手。

在他的眼前,高塔的墙壁正闪耀着属于星星的光芒。

这光芒将原本黑暗的空间都照亮了,连每一级台阶都能清晰地看见。江波涛觉得神奇极了。他忍不住将手指轻轻抚在墙上。而就像是感受到了他的存在一般,墙壁内的星尘慢慢向他手指的方向聚集,在他的指尖凝结成一个小小的光球。而当他把手收回时,这些星尘就哗的一下,全都散开了。

他把手又放在墙壁上,一路走了上去。星尘跟随着他的手指而移动,仿佛是在广阔的星域中划出了一条漂亮的星线。

他收回了手。那些追随着他一路而上的星尘就飞快地散开,然后慢慢向下坠落,顺着墙壁向下流淌,最终沉淀下去。

这景象很美。

但他只是沉默地看着,然后在一片灿烂的光芒中,慢慢坐了下来。

 

 

周泽楷终于看完了结局。

年轻的枪手在搭档的协助下成功从追捕中脱逃。并且一同踏上了寻找真相的道路。画面最终定格在两人默契击掌的那一刻。

他合上了书,有点感慨地舒了口气,又把书翻回了第一页。

第一页是标题和作者。简单的印刷体,标着作者江波涛五个字。

他看了一会儿,不知为何将手指轻轻放了上去,在这五个字上面轻轻碰了碰。

然后他把书收了起来,有点焦躁的来回踱了几步。

他又走到了那扇门前面,伸手握住了门把手,然后慢慢打开。

门内仍然是一片黑暗。

他走进了黑暗中,站了一会儿,然后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好慢啊,小江。他用手托着下巴想。

 

 

江波涛此刻也在台阶上发呆呢。

他用手无意识地在墙壁上轻轻触碰。星尘就随着他的动作聚拢,分开,再聚拢。

他起身向上又走了几步,墙壁逐渐变暗了。闪耀的星尘沉淀在下面,而抵达不到的地方仍然是一片黑暗。

星尘不够。没有足够的星尘将整座高塔的墙壁都填满,因此就像是高塔内部出现了一道分界线,上面是暗的,下面是亮的。

就像天空和地面反过来了一样。江波涛想。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走了下去,在墙壁最亮的地方停了下来,把整个手掌都贴了上去。

他就这样贴着墙壁慢慢向上走,好像用手掌带走了一盏光灯,从星尘中小心地穿过。墙壁越来越暗,而他掌心的光却始终亮着。

他带着这样的光一路走上了高塔,然后猝不及防地和坐在台阶上等他的周泽楷对视了。

 

 

“小周?”

他的手轻轻一抖,细碎的星尘从墙壁里落下,然后滑了下去。

“小江。”周泽楷托着下巴,微笑着看着他。

“叶修呢?走了吗?”

“嗯。”周泽楷回答。“那个,什么?”

“你问这个是什么?”江波涛慢慢走了上去,把掌心的星光给他看,“这是我种出来的星尘。”

周泽楷好奇地用手在墙壁上碰了碰。

星尘一下从墙壁里跃出来,瞬间在他的指尖消融了。

“!”周泽楷吓了一跳,猛地把手缩回来甩了甩。

“别怕,”江波涛握住了他的手,“这些本来就是属于你的。”

周泽楷一愣,突然用力挣开了江波涛的手。

 

 

“不想要。”他说。

江波涛叹了口气。“我知道要突然接受这个很难。但是我真的希望……”

“不想要。”周泽楷重复了一遍。

然后他转过身,走到了门边,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

当星尘被重新吸附到了墙壁上,并且一点点向下流淌直至再也看不见后,周泽楷才回过头,和江波涛沉默地对视着。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江波涛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

“对不起,害你生气了。”他走过来,靠在还在赌气的周泽楷身边,“是我不对。”

“没不对。”周泽楷说。

“我不对。”他飞快地又说了一句。

江波涛也没再说什么。

 

 

他们又沉默了一会儿,周泽楷突然碰了碰江波涛。

他把江波涛的手指轻轻掰开,然后把自己的手指塞了进去,一根根握紧。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用手指轻轻摩挲着对方的指头。用这样的方式向他道歉。

“没事,是我太仓促了,什么都不和你说。”江波涛轻轻回握了他一下,“是我不好。”

他说着,从外套里拿出了一叠纸张,“这个,本来要给你的。第二部的手稿,只写了一半。”

周泽楷接过来,纸张上还带着些微江波涛的体温。

“我的头有点痛,可能要下去歇一会儿,今天先看这个好吗?”江波涛对他说。

 

 

“要逃?”周泽楷问他。

江波涛一愣:“已经写到他们反追真凶了……”他顿了顿,没再说话。

即使是黑暗中,周泽楷的眼睛也专注地看着他。

“是的,我要逃了。对不起。”江波涛最终苦笑了起来,“被你发现了。”

周泽楷点点头,但是轻轻松开了手。

他靠在门边,冲江波涛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莫名的酸涩突然席卷上了江波涛的心头。他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抓住了那只手,牢牢地握在手心。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他。

“不会走太远,”他一字一句地说,“我就想一想。我会回来的。我保证。”

“好。”周泽楷点点头,“保证。”

“我保证。”他重复了一遍。

 

 

他放开了周泽楷的手。

不过对方又拽住了他:“等等。”

江波涛侧着头,看着周泽楷匆匆地走出了小门,然后拿着他的诗集走了过来,迅速翻了翻。

“意思。”周泽楷指着其中一篇说。

 

 

江波涛不太明白,但是还是接过了那本诗集。“朝露与蔷薇?为什么会看这个?”

“叶修。”周泽楷回答,言语间又有点委屈。

江波涛点点头,低头迅速用目光扫了一遍,“这是一首情诗。是说玫瑰喜欢着泪水,但是蔷薇却喜欢着朝露,最后向朝露表白的故事。”江波涛简单地解答了一遍。

“嗯……”周泽楷想了想,“为什么?”

“为什么?”江波涛在脑中筹措着语句,“因为蔷薇读懂了朝露,知道朝露比泪水更珍贵。”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他。

 

 

“人们因为感动或是伤心而流泪,所以每一滴泪水都带着一个故事。但是朝露不同。朝露是空气中凝结下来落到地上的,什么故事都没有。所以玫瑰读不懂朝露。”

“不过蔷薇读懂了朝露,所以就算折断茎杆也要让朝露滴到自己的花瓣里。”

“我不因为你的过去而喜欢你或是讨厌你,我读懂你也不是因为天赋异禀。我甚至不是玫瑰,只是一朵蔷薇。但是他们不懂你,因为他们只用眼睛在看你。而我却是用心在看你。”

“所以,我也要让你呆在我的心里……”

江波涛不说话了。

他拿着诗集的手指甚至有些微微发抖,在这安静的高塔中,心跳一声高过一声,连呼吸都变得有些艰难。

他慢慢地抬起了头。

 

 

周泽楷惊慌失措地站在他面前,满脸通红地望着他。

 

 

TBC


评论(10)
热度(206)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