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温柔地射杀星星 vol.3~5

(三)

 

 

江波涛被吓了一跳。

但他迅速冷静了下来并且告诉自己,主人公一上场就被追杀只得边逃亡边追查真凶的故事只存在于自己的笔下,并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那个注视着自己的人很显然没有一丝恶意。

推理小说家出身的江波涛判断出自己是安全的,而那个用枪指着他的青年也已经注意到了他。

“诶?你又是谁?”黄少天放下了枪,好奇地盯着他,“你也是被打下来的吗?我好像没见过你。难道你和这个不说话的家伙是一伙的?你们是串通好的还是?对了这里这个篷子我们俩修不好你来帮帮忙吧成吗?”

江波涛被一连串的问话给问愣了,不过他可不是个无口青年。“我是江波涛,”他站在门边回答,“住在下面,看见这里有灯光所以才来看一看。至于篷子,”他拎着灯,在四周照了照。“虽然我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也许可以帮点忙。”

终于有人能正常交流了!

这一刻黄少天感动得要命。

 

 

不过真正见到了那个破损的篷子,江波涛还是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这个没办法,”他说,用手比划了一下,“应该承重的杆子已经弯了,搭不起来。”

“啊那怎么办啊?糟糕了周泽楷抱歉啊!不过我为什么要道歉?我不需要道歉,是你把我弄掉下来的。对啊,我道什么歉,嗯周泽楷这是你自找的。”黄少天自顾自地点点头,又叽里呱啦地说了起来,“不过放着也不行,诶对了你说你是住在下面的?要不我们在你家借住行吗行吗行吗?我觉得可以。这个计划真是相当可行。行的吧行的吧?”

江波涛还没开口,一边的周泽楷说话了。

“不行。”

“咦你又不是他家的你怎么知道不行?”

“……”周泽楷不说话,只是看了眼之前被江波涛打开,现在虚掩着的小门。

江波涛注意到了,也朝着那个方向望了望:“是不能离开这里吗?”他说,“但是现在是特殊情况,稍微离开一下应该也没问题。”

周泽楷先是点点头,又犹豫着摇了摇头。

“……不能。”他说。

“没关系啦没关系啦,走吧走吧。”黄少天挥挥手,率先走了过去,将门拉开。但是下一秒他就猛地把门给重重摔上了。

“什么东西?”他疑惑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似乎刚才被什么东西给吸住了。

而周泽楷和江波涛都看见了。

在黄少天抓住门把手的时候,闪亮的星尘从他身上像是泉水一般流下,顺着门把手被吸入了黑暗的楼道中。

 

 

“所以,其实你是星星?”

“正解!如果不是被打了下来,现在我应该还在天上。”黄少天说着,扬手指了指自己原本在天空中的位置,“看见那个特别好看的星星没有?就是那个附近。本来今天要和叶不修那个家伙比谁闪的快的,结果就下来了。真可恶真可恶。”

“有点神奇。”江波涛点点头,“那你呢?”

周泽楷还没有说话,黄少天抢先替他回答了:“他啊!他就是把我打下来的那个人,用手枪,对对对就是你一开始看见的那个,砰的一下,我就下来啦!”说着,他用双手比成手枪做了个射击的动作。

江波涛想起了大陆上的传说。“星辰射杀手吗?”他微笑着看向周泽楷。“果然很帅啊。”

周泽楷点点头,又有点不太好意思地挪开了视线,望着远方的山丘。

“嗯是挺帅,就是比我差一点。”黄少天大言不惭,“唉我说你没事射星星干嘛?居然还想揍我们家队长?怎么想的?咦难道是要队长来陪你聊天?那可不行。还好给我挡下来了。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回去,啊真是烦死了烦死了。说起来那个门是怎么回事?感觉一瞬间就要死掉了超恐怖的。”

江波涛也不知道。星星的世界会发生些什么对他来说太陌生了,连传说也很少提及。“你也会被吸走吗?”他问周泽楷。

周泽楷摇摇头,思索了一会儿。“下不去。”他说。

“不是吸走,而是不让你下去吗?”得到对方的肯定之后,江波涛设想了几种可能性。“门不让你进去?”

周泽楷摇了摇头。

“进的去,但是下不去。看来是台阶的问题了。”

周泽楷点点头。

“但是我上来的时候,台阶并没有问题。或者它只是不让你出去而已。”江波涛想了想,站起了身,“如果我们一起下去呢?我们试一试。”

他走到了门前。刚才在黄少天身上发生的事故让他对这个门把手也有了一丝疑虑,但他还是果断地握住了它,然后慢慢打开。

“来。”江波涛对着身后的周泽楷伸出了手。

 

 

两个人走进了黑暗中。这里真的太暗了,煤油灯的光芒似乎也被黑暗给吞噬了,只有一点点光芒扩散开来。

江波涛微微放低了手臂,让煤油灯照亮了台阶,然后向下迈了一步。

周泽楷跟着他向下走了一步。

江波涛又迈下一级台阶,转身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慢慢地踩了下去。

就这么一瞬间,原本在他面前的周泽楷突然回到了第一级台阶的位置,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无形地传送了回去。楼道太暗,江波涛看不清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只得和周泽楷面面相觑。

“看来,它们是不准备让你下来了。”

“……嗯。”周泽楷说。

他们又在黑暗中彼此对视了一会儿,直到被禁止靠近这扇门的黄少天在外面喊:“喂你们有没有下去啊?还活着吗?没有被奇怪的东西抓走吧?”

在黄少天的身后,太阳刚刚升起。灿烂的光芒照射在这个高大的灯塔之上,用温暖的阳光覆盖住了能触及到的所有地方。但是就像被镰刀割开了一样,本应照射进楼道的阳光突兀地消失了,只剩下了无尽的黑暗。

 

 

让我们看看,在这个时候,远在另一块大陆的天文台里发生了些什么。

 

 

小小的魔法师学徒在阳光照射进窗户时准时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准备今天要学习的内容。

他抱起两本厚重的笔记本放在桌上,又给羽毛笔吸饱了墨汁,认真地写好了今天的研究课题,之后等待墨迹变干。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他拿起自己的望远镜,开始寻找自己一直观察着的星星。

太阳初升,使得星星的光芒不那么明显。但他还是注意到,在这片广阔的星域中,有一颗星星不见了。

但那明明是非常闪耀的一颗星星,不可能突然自我毁灭。

他有些怀疑,又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他决定等下就去问一问自己博学的师长。

 


(四)

 

 

王杰希是这片大陆上最受欢迎的……呃,星象学家。

虽然这位星象学家很少在城镇上出现,并且因为长期用单筒望远镜观察星空而导致一个眼睛比另一个眼睛大,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喜欢他。人们怎么有理由讨厌他呢?博学多才的科学家,不仅会研究各种他们看不懂的星象,还会魔术,甚至还会占卜。可真是太厉害啦。

而人们并不知道,他们喜爱着的星象学家,其实是个大魔法师。

他每天晚上观察星空,记录星星们正常的活动范围和轨道,再找到那些迷路的星星。星星们有时候一串门就忘记了时间,等到太阳升起再落下,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啦。王杰希就会骑着自己盛满了星尘的魔法扫帚飞到很高很高的空中,领着那些星星回家。

大陆上的人们并不知道这些。在他们心中,王杰希就是一个受人尊敬的星象学家。除了职业不同,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差别。

王杰希对此相当满意。

 

 

今天,王杰希准备出门。为此他收好了自己的魔法扫帚,摘下了自己的魔法帽,并且准备了很多写着“不宜出门”“有好事发生”“可能发生不幸”的纸签放在衣袋里。他还带了一把糖果,这样如果有小孩子缠着他变魔术,他就可以将这些糖果变出来分给他们。

当他在考虑是不是要给自己的小学徒添置一架双筒望远镜的时候,小小的学徒找到了他。

“老师,”高英杰望着自己正准备出门的师长,“有颗星星掉下来了。”

“嗯。是你一直观察着的那颗星星吗?”王杰希随手拿了颗糖果塞进高英杰的手里,而高英杰有点犹豫地看着这颗糖果,思考要不要告诉自己尊敬的师长,自己不吃糖很久了。

“不是……是另一颗闪的很快的星星,好像是有人……”

“人为。”王杰希点点头,“知道了。我会处理的。你先去学习吧。”

乖巧的学徒点点头,抱着笔记本转身走了。

王杰希觉得应该先观察一下,不过对着太阳观察星空好像有点折磨人。于是他决定,还是先去买架双筒望远镜吧。

 

 

黄少天从没有在这个角度看过日出。在星星的世界里,天空亮了就是太阳升起了,天空暗了就是月亮出来了。所以他对这轮新升的太阳相当好奇。

周泽楷也没怎么见过日出,平常这个时候他已经在自己的小篷子里休息了。太阳会把他的小屋照射得暖烘烘的,他就在这温暖中发呆,或是睡觉。虽然并不觉得困,但是这是唯一能打发时间的方法啦。

现在两个人都兴致勃勃地趴在墙边,看着远处的山丘被阳光勾勒出巨大的阴影。

“诶江波涛江波涛!”黄少天转过身,很有精神地喊他,“你平时看到的日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熬夜战士江波涛笑着点点头。“太阳升起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当它升起时你在哪里。如果在家里,阳光会从窗户折射进来,而如果是在海边,那整片海洋都会亮闪闪的。”

“和我们一样闪来闪去?”黄少天眨眨眼,“那可太有意思了,真想让队长也看一看。不过果然还是算了吧。”他转过身,嘟囔了一句,“为了看这个从天上跑下来好像有点太夸张了啊。要是回不去了怎么办呢。”

 

 

是呀,回不去怎么办呢?黄少天想。

自己的队长虽然闪的不快,但是也是很厉害的星星啊。自己就算不在他身边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他的队长可以在空中再呆上几十年,说不定因为闪得慢,还可以呆更久更久。

而他也可以每天看着自己的队长,从闪烁的亮度和速度来判断他的队长到底是高兴还是生气。白天看日出,晚上看队长。嘿嘿。他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

但是,果然还是有点寂寞啊。

他趴在墙边,已经开始想念起他温柔的队长了。

 

 

周泽楷看着突然不说话的黄少天,觉得有点奇怪。

他转头看看江波涛,又疑惑地看看黄少天。

“想家了吧。”江波涛小声说。

“……”周泽楷没能理解。他迷茫地摇摇头,“想……家?”

“不管外面的风景多好看,最终都会想要回自己家的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迅速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破篷子。

这把江波涛给逗乐了:“不是这种意思的家。”他顿了顿,“而是有人等着你的家。”

周泽楷从字面上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不过他没有过这种感触啊。他只会在看到快要坠落的星星时想把它给打下来。

江波涛看着眼前的青年似有所悟地点头,忍住了想去揉揉对方脑袋的冲动:“不过,你那个篷子的确是个问题。我下去找点东西来帮你重新建一个吧。”

“好。”周泽楷说。然后他抬头看看天空,又补充了一句。“……回来。”

“嗯,我会回来的。”江波涛点点头。

 

 

他看着江波涛慢慢走下了楼梯,最后连煤油灯微弱的光都看不见了。

害怕黄少天不小心被这扇门碰到,他小心地将门关好,结果一转身发现黄少天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看不出来你虽然不怎么讲话,还挺温柔的嘛。难道是为了保持形象所以才不说话?虽然好像看上去是挺帅的,但是这样可不行,我得培养培养你。过来过来我们聊天。”

说完,他一翻身坐上了墙壁,还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坐这里坐这里,我来给你讲讲天上的事情。从哪里说起呢?哎我想起来了上次,哈哈哈哈,我跟你说上次我被笑死啦!”

周泽楷走过去坐在黄少天身边,默默地听他叽里呱啦地讲了起来。

 

 

黄少天可太能说了。

他一直说到太阳都快要落山啦!周泽楷听的脑袋都有点发疼了,黄少天还在那继续说着。

“……然后我就过去,悄悄躲起来想吓死他!但是叶修真是太没下限了。骗我过去PK,结果自己居然串门去了!我躲了好半天都没见到人,真是气死我了。下次见到他,我一定要……”

他顿了顿,换了个话题。

“诶对了你对哪颗星星最有印象来着?”

 

 

周泽楷被问住了。对哪颗星星最有印象?他很认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他一向只关心哪颗星星要掉了,哪颗还掉不下来,其他的好像看起来差不多啊?他嗯了好久,终于想到了。“你……”

“什么?我吗?哈哈哈!我知道了!你想要把你的罪行给糊弄过去吗?这种回答我可不接受!”黄少天眼神犀利地盯着他。

“……旁边。”周泽楷说。

“什么旁边?我旁边?哦你是说我家队长吗?”黄少天好像对这个回答很满意,“我就说嘛。他是特别好看的星星。”

“不是……”周泽楷摇摇头,“很……慢。”

“什么很慢?诶我说不是闪得很慢的意思吧?你真的在说他闪得慢?我靠!”他忿忿不平地吼了一声,“闪得慢怎么了?闪得慢但是有节奏知道吧?能闪出节奏来这可不是一般星星能做到的!而且闪得慢有闪得慢的好处啊!虽然……”

周泽楷看着他。

黄少天这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强调闪得慢这三个字,有点气虚地放慢了语速,仰起了头。

在夕阳的余晖中,他看见自己一直念叨着的队长在慢慢地闪着光。

 

 

“虽然闪得慢,”黄少天慢慢地说,“但是这不妨碍他成为最棒的星星。”

在这片星空中,他就是最棒的那一颗星星。

 

 

周泽楷觉得身边的人好像有点难过。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想要开口却也说不出什么。

而就在这时,黄少天突然“诶”了好几声,然后有点紧张地从墙上跳了下来:“周周周泽楷,你快看,怎么回事?不是我想的那样吧啊?”他指了指天空,紧张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往天上望去。

 

 

那颗闪着微光的星星,在空中轻轻晃动了一下。

在努力晃动了好几下之后,那颗星星似乎和天空发生了脱离,接着朝着他们的方向迅速地飞了过来。

 


(五)

 

 

这一刻,他们同时感觉到了危险。

 

 

黄少天掉下来的时候,机缘巧合,和那扇门擦边而过。

但是现在,那颗星星正以一个精准的角度朝着那扇门直冲而去,即将和门撞个正着。

两个人立刻行动了。

 

 

周泽楷踩在墙上猛地一跃,同时朝着高塔连射三枪。冲击力使他迅速腾空,就在这一瞬间,他触碰到了喻文州,并将他从原先的滑行轨道用力推开!接着反向连开数枪,稳稳地落在墙边。

而黄少天也借着弯曲的承重杆,在塔面轻轻一挑,借力一跃,高高地跳起来一把抱住了喻文州。

两个人咕咚咕咚地滚到了墙边。

 

 

被扬起的浮尘呛的不轻,黄少天边咳嗽边说话:“队长你怎么跑下来了,你吓死我了,你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你怎么能做这么冒险的事情,你是不是准备吓死我?”

喻文州的背在滚动中撞到了墙壁,疼的有点晃神。但他在看到黄少天一脸紧张的看着他时还是微笑了起来,伸出手把对方凌乱的发丝一一抚平,轻声说:“少天不会让我死的。”

黄少天感觉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把整张脸都埋在喻文州的颈窝里,然后闷闷地说:“……以后不许了。”

“嗯。”喻文州轻柔地拍拍他的背。

周泽楷收起了枪。虽然不太明白是哪里不对,但还是觉得自己站在这里看着好像不太好。

他踌躇了一下,转身走到角落里,默默地坐下了。

江波涛怎么还不来呢。他想。

 

 

江波涛要忙死了。

他一回去就在菜园子里接受了蔬菜们的盘问。蔬菜们太好奇了,迫不及待地传达了它们讨论一晚上的猜想——灯塔上是个带着巨大的眼镜,用很大的火柴点燃灯塔,并且有着像白菜叶子一样的长发的姑娘。

当江波涛告诉它们,塔上有一颗星星,还有一个星辰射杀手的时候,蔬菜们都尖叫起来了。“凶杀案!”长期听江作家讲推理故事的番茄紧张的脸更红了。

“我知道我知道!肯定是星星来寻仇了!”白菜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

“也有可能因为星星的仇人被杀掉了,所以来以身相许!”浪漫的莴苣向往地感叹。

蔬菜们又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江波涛只觉得好饿。

 

 

他在树林里找到了一些野果子,好歹是吃饱了,又多摘了一点打算带给困在高塔上的两个人。

在这之后,他寻找了点足以支撑起篷子的硬木,运回了自己的小屋。这太浪费体力了,他累的够呛,只想马上睡一觉。

但他还是强打着精神做了一份水果派。随后,他坐在烤箱前,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等到菜园子里的蔬菜又尖叫起来他才醒了过来。蔬菜们都在喊他:“作家先生,作家先生啊!糊了,糊了!”

他这才赶忙从烤箱里取出糊了一圈的水果派,犹豫着是不是把这个作为自己的晚餐,并在蔬菜们的笑声中忧伤地重新制作了一份。

等到终于忙完了,他带着水果派准备出发,又面对着眼前的硬木发起了愁。

而想到要将这么多木头带上高塔,作家先生简直要昏过去了。

 

 

黄少天在喻文州怀里又埋了一会儿才想起刚才和他漂亮地合作的周泽楷。

他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冲到了周泽楷身边,之后噼里啪啦地说了起来:“周泽楷周泽楷,你刚才真是太帅了!我跟你说,他就是闪得慢的星星,他来找我啦嘿嘿嘿。话说你坐这里干嘛,快快快起来快快快。”一边说,他一边把周泽楷从地上拽了起来。

“周泽楷?你好,我是喻文州。”喻文州也走了过来,微笑着打招呼,“就是本来要被你打下来的那颗星星。”

“嗯……”周泽楷一瞬间不知道应该说你好还是说对不起。于是他认真地看着喻文州点点头,“嗯。”

三个人同时沉默了一下。

“唉其实他很温柔的,就是不怎么说话。我觉得可能是为了保持形象,队长你觉得呢。虽然不说话看起来是很帅,当然本剑圣不需要伪装就很帅啦。”黄少天叽里呱啦地说着。“还有我跟你说啊队长,那个门你可千万不要去碰啊,会死的!绝对会死的。”

“门啊。”喻文州说,看向了自己原本要飞过去的地方。

“原来如此,谢谢你们啦。”

“保护队长是一个骑士的本能!”黄少天敲了敲自己的胸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而周泽楷也嗯了一声,接着腼腆地笑了笑。

就在这时,门把手轻轻转动了起来。

 

 

江波涛觉得要累死了。

他几乎是靠在门上开的门。结果门被反方向一拉,他差点重心不稳倒在地上。

周泽楷牢牢地接住了他。

“小周?太好了。”江波涛找回了重心,重新站好,“我带了木头上来,可以修你的篷子了。另外我还……嗯?”他的目光落在了站在一边的喻文州身上,微微一愣,“你也是掉下来的星星吗?”

喻文州礼貌地冲他笑了笑。

 

 

喻文州简单解释了一下具体情况,江波涛也将关于门和楼道的疑虑都告诉了对方。

两个人都觉得,这座高塔一定有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和他们密切相关。

而当两个人开始对现有的线索进行逐一分析时,周泽楷和黄少天正在一边研究江波涛带来的水果派。

 

 

“星星可都是不吃东西的。”黄少天用手指戳了戳松软的水果派,“不过吃一点应该没什么问题?好像没听说哪颗星星因为吃东西就死掉的。啊不过星星也没有吃东西的机会就是了。”

周泽楷在一旁沉默了半天。“……不吃。”他摇着头。

“诶你不吃?你确定?你真的确定?那我吃掉了?”

“……不是……”周泽楷艰难地摇头。

“啊?糟糕。我感觉我的理解能力出现了障碍。队长,我可能真的撞坏头了。”黄少天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壳。

喻文州笑了起来。

江波涛暂时中断了他们的谈话:“小周是不是想说,你也一直都不吃东西的?”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

黄少天哦了一声,一副被点醒的样子:“原来是这个意思。说的也是!要不然你又下不去,早就饿死了。这个想想有点恐怖。想的太远果然不行,不管怎么样先尝试一下好了。”说完,他用手小心地捏下一块,放进了嘴里。

“好吃。”嚼了一会儿他说。接着他迅速撕下一小块,塞进了喻文州的嘴里:“队长尝尝看,好神奇啊,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原来这就是吃东西的感觉,感觉真不错。”

看着明显精神起来的黄少天,江波涛忍不住笑了:“小周也来一块吧。”

“嗯。”周泽楷也用手掰下一小块,放进了嘴里。

“怎么样?”江波涛看着他。

周泽楷仔细地品尝着,然后转头看着江波涛。

“好吃。”他说,然后也撕下了一小片,放在江波涛手里。

江波涛一愣。

眼前的青年注视着他,好看的眼睛微微弯起,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

 

TBC

评论(11)
热度(226)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