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睡在雨声里


下雨了。

前一秒天空还亮着,忽然沉沉地压下来。细密雨丝落下,水珠趴在玻璃上,又跟着后来的雨水一同滚落下去。

江波涛关上窗,回头看着周泽楷。手机天气预报上分明写着多云,可再一眨眼,变成了雨。雨越下越大,一时半会也不会停。两个人的出行计划显然是泡了汤。

“现在怎么办呢,小周?”

怎么办呢?周泽楷想。

他看着桌上的账号卡,接着望了望窗外,又沉思着将目光转向床头柜。他不说话。他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而江波涛认真地看着他。带着微笑,靠着窗户,让雨水在自己的背后落下,仿佛在为周泽楷撑开雨帘。

 

 

下雨的时候有很多。

春天的清晨,雨声里会杂着鸟声。有胆子大一些的小家伙,会停在窗沿下用喙啄一啄窗棱。周泽楷经常被这些声音吵醒。睡眼朦胧的时候,脑子一片混沌,感觉雨声就在自己周围,淅沥沥淅沥沥。

他也会听见江波涛的声音。在夜里挪板凳,在早晨拉开铝合金窗。窗帘的挂钩和栏杆发出哗哗的摩擦声,还有叽叽喳喳的鸟叫。声音听起来活泼又欢快,却不知是哪来的一群小家伙。直到他某次去江波涛的宿舍,看见对方熟练又自然地将一把小米洒在窗台上,这才明白过来。后来再有小鸟飞来敲打他的窗棱时,他总会想,你迷路了,快去隔壁吧。

但是不要去啄窗棱,也不用吵吵闹闹地感谢。听不懂的声音,来的又不合时宜,还不如淅沥沥的雨声。

 

 

有雨的时候,他睡得总是很沉。明明它们也总是突然到访,带着或大或小的雨声,持续不断地敲打着窗沿。却很温柔似的,把他包裹住。周泽楷喜欢窗户,也喜欢窗户外的雨。他早习惯了雨,也习惯了在不带伞的路上,被雨水忽然就淋湿。小时候狂奔的街头。少年时躲雨的店门口。在训练室多呆一小时的借口。

“突然就下雨了啊。”江波涛说。“小周你没带伞吗?”

周泽楷摇摇头。

“幸好我有一把备用的。一起回去吧。”

——和队友的伞下。江波涛笑着撑开了伞,自然地把周泽楷拽进伞里。这把伞果然小了。嗯。上次想买一把大点的伞,要不咱们一人买一把吧。嗯。一把放宿舍,一把放训练室,就不用怕了。嗯。

他们走在雨幕里。周泽楷却不知为何想起细密的春雨,和小鸟啄窗棱的笃笃声。伞外下着哗啦啦的雨,伞里也落着淅沥沥的细丝。

 

 

偶尔,周泽楷会看着江波涛的座位发愣。那里本来空无一人,忽然有一天,江波涛来了。桌上多了水杯,放了笔记本和钢笔,也开始贴一些便笺,有段时间曾经住过一盆仙人掌。东西总是在移动,人却一直在这里。渐渐的,原本崭新的键盘和鼠标都被磨旧了。空格键上有一块变得光滑,鼠标外壳也被磨损了一些。主机还被移到了左边,因为江波涛时常在凑过来的时候撞到腿。

他也习惯了江波涛宿舍里的声音,听见隔壁挪动椅子的声音,就跟着关灯睡觉。有一次屋外下着雨,他推开窗向外看,刚好看见江波涛也趴在窗口。望着远处,然后瞧见了周泽楷,侧着身子朝他边挥手边笑。

很像雨。

周泽楷对江波涛说。

是因为名字里水比较多吗?江波涛笑着问,周泽楷却摇头。

他不爱吃商业饭,更不爱说场面话。但他爱荣耀,因此这些都不是问题。努力一下也算不了什么。

直到江波涛来的那一天。

像一把打开的伞,遮住了豆大的雨滴。但又仿佛一场细雨忽然落下,他还在街上慢慢地走。一小时六十分钟,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这场细雨一直下一直下。雨声有时大一些,有时小一些。偶尔杂着雷声和闪电,偶尔又杂着轻快的鸟叫声。等他意识到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

 

 

他觉得自己藏不住事情。在江波涛面前更不能。所有故作镇定看上去都像是小儿科,尤其是江波涛靠近他的时候,连心跳都在出卖自己。不知是动作太僵硬,还是表情太尴尬。忽然有一天,江波涛凑过来,什么也没说地吻了他。不像胸有成竹,更不是勇敢者的游戏。只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地,好像这一刻就该这么做。

窗上水珠跟着雨水自然地下落。淅沥沥的雨声始终环绕在他们的周围。挡着他们,拉开窄窄的雨帘。雨点滴答滴答落在周泽楷的心里,温柔地包裹着他,让他觉得这一刻是安全的,隐匿的。让他也可以放下紧张的防备,自然而然地把江波涛拽回自己的面前,重新吻一次。

和这绵绵细雨一般。说不清是什么时候落下了第一滴雨水,但一旦落下便再也停不下来。

 

 

最后,周泽楷还是看向了江波涛。江波涛也有些烦恼地在屋里转了转,最后无奈地在周泽楷身边坐下。

要不,睡觉吧。下雨天最适合睡觉啦。

周泽楷侧着头看着江波涛,用眼神问他为什么。江波涛摊开手,因为没法出门,所以只能睡觉。

于是周泽楷去铺被子。他还穿着准备出门的大衣,半跪在床上,听见江波涛在身后笑。

“我开玩笑的。”江波涛看着他笑,“小周想出门我们就出门。我们也可以打游戏。要不试试看做菜,也可以随便找地方只是吃个饭。”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其实他觉得江波涛说的对。下雨的时候,雨声反而是保护他的白噪音。虽然总是突然到访。虽然也有雷声和闪电。那些淅沥沥的雨挡掉了外界的干扰,让他可以安心地沉浸在梦里。

他和江波涛认识了很久,也相爱了很久。江波涛总是有意无意地为他撑开雨帘,像撑开当年的那把折叠伞。而他也早已习惯了这雨声。不让人心烦,永远轻柔地,轻柔地落下。

 

 

他表白过许多次。最初那个生涩的亲吻之后。夜间相互探索的时刻。清晨睡眼朦胧,想方设法赖床的时候。拿到冠军的庆功宴。退役的告别。互戴戒指的瞬间。它们也如这雨丝,一滴滴落在地上,汇成湖泊,汇成大海。汇成再也切不断的溪流。流过四季,流过所有夜晚和黎明。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笑。他不说话,把江波涛拽倒在床上,然后拿被子随便裹起来。他们在黑暗中脱掉外套,把熨烫平整的大衣随手丢在地上,暖暖和和地贴在一起。江波涛看着窗户想起他们没有拉上窗帘,正待起身,却被周泽楷给拉了回来。

“不拉窗帘。”他说,把被子拽拽紧,看着江波涛微笑。

“喜欢雨。”

“也喜欢你。”

 

 

和你在一起。

就像睡在雨声里。

 

 

END


评论(22)
热度(311)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