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默默地

想写个失忆,但……

……总之情人节快乐_(:з」∠)_




江波涛醒了。他习惯性地在床头摸手机,却摸了个空。

天已经大亮,但闹钟还没响,不过大概也快到起床的时间了。

这时候再睡,醒来必定痛苦无比,于是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好让自己清醒。他的视力不错,不需要眼镜就可以看清阳光照着的每一个角落。他扫视着天花板,再一次眨了眨眼睛。

他发现自己不认识这个地方。

他又呆了一会儿,爬起来看看自己躺着的地方。他的身体告诉他,这一觉他睡得很舒服,他已经习惯在这张床上度过舒适的一晚。但是这里的每一个细节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他不认识这个枕头,更不认识边上空着的枕头。他不认识这张床单,也从未有躺在上面过的记忆。他昨晚明明躺在宿舍的硬板床上,怎么一觉睡醒就乾坤大挪移了?

他掀开被子,也不管拖鞋,光着脚就跳到地上。他急着从这间陌生的卧室里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用力拉开门,和站在门口的周泽楷面面相觑。

 

 

“……小……小周?”江波涛的心砰砰跳。他完全感受不到看见熟人的安心,也不想知道周泽楷为什么傻站着不进来,反而更加慌乱,“你是小周吗?”

周泽楷也被吓了一跳,直愣愣地看着他说:“早饭。”说罢,表情有些微妙地往卧室里瞄了一眼,又瞄了一下江波涛的脚,侧身进去帮他找拖鞋。他的动作如此自然,看起来已经和江波涛住在一起很久了。

江波涛更加心慌。他看着周泽楷的身影,确定这个人就是周泽楷。虽然他并不熟悉。

这个周泽楷,和他昨天见到的那一个周泽楷,差别太多了。

“你是小周吗?”江波涛又问了一次。

这一次,周泽楷转过了身。他先是有些迷惑地盯着江波涛,接着视线移向地板,好像不太开心地皱了皱眉。

“你别和我吵……”他小声说,一边把江波涛的拖鞋从床底下找出来,“天冷。”

江波涛跟不上周泽楷的节奏。他像个傻瓜一样望着周泽楷,乖乖过去穿好鞋子,然后问周泽楷有没有镜子。周泽楷感觉自己也跟不上江波涛的节奏了。他闷闷地带着江波涛去洗手间,转身去厨房加热两个人的早餐。

江波涛独自站在镜子面前,觉得整个世界都碎了。

 

 

“我……嗯,小周。”江波涛找到了客厅,在周泽楷的面前坐下。周泽楷给他的碗里盛粥,他盯着自己的碗发愣,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周我有事跟你说。”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

“小周我可能穿越了。”他说。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像在听他说一个笑话。

“我不知道我们这样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我是谁,但我们俩我一个都不认识。这么说你明白吗?”

周泽楷放下了手里的勺子。他先用手摸了一下江波涛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起身看了看日历,上面正写着2月14日。

“惊喜?”周泽楷转身问江波涛。

江波涛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很严肃。

“昨天是2月13日,今天网游有活动,所以我和你约好了上小号。临睡前你发短信跟我说想用魔剑,让我把账号卡给你。”他回忆着昨天的情景,抿了抿嘴唇,想起身倒杯水。可他还没找到饮水机的位置,周泽楷已经将一杯豆浆推到他的面前。

“继续。”周泽楷说。

“我说要找一找,上次用完记不得放在哪里了,然后你说找不到也没关系,就用我的无浪好了。”他喝了一口豆浆,因为回忆而露出一个笑容,“用无浪大开杀戒。”

周泽楷看着他,神情有些凝重。

“睡前我一直在想那张卡去哪里了,就是想不起来,所以订了个早起的闹钟,想好好找一找。”江波涛说完,叹了口气,看着他不熟悉的这个周泽楷,“醒来就在这里了。”

周泽楷没说话。他的视线落在碗里的粥上,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只是在发呆。

“骗我?”他迟疑地,再一次询问。

然而江波涛再一次摇头。他看着握住杯子的自己的手指,有些陌生,但的确是自己的。这个杯子也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包括周泽楷。即使他对这个周泽楷有些陌生,但他还是喜欢的。

江波涛意识到真正的问题了。

“我可能是失忆了,是吗?”

 

 

为什么一个人会莫名其妙地失忆?江波涛不明白。他一下丢掉了十年的记忆,像清空了回收站一样简单。只是睡了一觉,就把这些数据给删除了。

“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

周泽楷看着他,沉默了会儿。“吵架。”他说,低头往自己的碗里丢小菜,“你不高兴。”

江波涛想了想。

“因为太不高兴,所以决定忘掉了。”江波涛说。周泽楷愣了愣,然后才察觉江波涛只是想让他高兴一点。

“可能。”周泽楷又往江波涛的碗里丢小菜,“……忘多了。”

“技能范围不小心升级了。”江波涛说,用陌生的勺子把饭往嘴里送,“好吃。这是哪里买的?”

周泽楷望着他:“……你一直喜欢。”

他们彼此沉默地互望了一会儿。江波涛觉得自己的表情可能傻透了。他傻乎乎地看着周泽楷,不知道要不要说对不起,结果周泽楷盯着他笑起来了。

江波涛第一次感觉自己在周泽楷的面前束手无策。他面对的周泽楷比他多了十年的时光,这些时光原本将他们束在一起,现在江波涛一个人挣脱了,站在远处茫然地看着周泽楷身边空出的一块,却也没有办法完好无缺地填补回去。

他继续吃饭,感觉嘴里淡而无味。

 

 

日历15日的那一张上面被周泽楷写下了“医院”两个字。江波涛则坐在沙发上看过往的日历。上面零散地记录着一些东西,但江波涛什么也记不得。

他想找支笔写一写,放下日历四处看。周泽楷瞧见了,不动声色地从茶几里抽出签字笔塞进他的手中。他想要歇一歇喝点水,周泽楷已经自然地将水杯递给他。这是岁月磨砺出的默契,但江波涛还没有学会。此时的他可以闭着眼睛控制游戏角色走位,把波动阵稳稳地摆满整个区域,却不能闭着眼睛知道周泽楷想要什么。

“小周你好厉害。”他一边喝水一边说,“我都不说,你就知道我想要什么。”

周泽楷愣住了。他又对着江波涛笑,笑的江波涛不太适应:“小周你笑什么?”

“年轻的小江。”周泽楷说,走过来像摸小猫似地摸了摸江波涛的头,笑得眼眯眯,“小朋友。”

江波涛哭笑不得:“好歹我的记忆成年了。”

周泽楷从身后环住江波涛。在江波涛的记忆中,他还从来没被周泽楷这么抱过,因此不太适应地躲了躲。

周泽楷把头埋在他的肩上。

“对不起。”他听见周泽楷在他耳边说,“不该吵。”

江波涛的心砰砰跳。

“没有对不起。”他也像摸小猫似地摸了摸周泽楷,“这种吵架本来就没有对错,就算有也不该对现在的我说。”

他说完立刻感到了不安。如果他再也记不起来了怎么办?他仍然不愿意去想自己真的丢掉了十年。对他来说,这像是剥夺了他的一部分生命,他本该呆在训练室,而不是坐在这里茫然地张望着记忆的空洞。他还和周泽楷约好了一起用小号参加活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他转头看着周泽楷。对方正抱着他,下巴抵着颈窝,眼睛闭着,默默地靠在他的身上。

他曾设想过无数个未来,他和周泽楷一起的,他不和周泽楷一起的。这个未来属于他最想要的那一个,但它来得太突然了。

 

 

“那天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他问周泽楷。“我的昨天,后来怎么样了?”

周泽楷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去回忆:“找账号卡。”

江波涛哭笑不得。周泽楷还给他补充,账号卡是在他的大衣口袋里。

“那我们呢,”他继续询问,“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找到之后。”周泽楷回答。

江波涛没有预料到进展如此迅速。告白这件事尚未出现在他自己的日程表里:“……找到之后就告白?”

“没有告白。”

周泽楷的眼睛亮亮的。他看着江波涛,伸手将对方的手握住,手指温柔地缠在一起。

“什么都没说,就在一起了?”江波涛问。周泽楷点点头。

“那……爸妈们呢?”江波涛第一次用这个词,“他们反对吗?”

周泽楷眯了眯眼。这会儿他笑起来有点像江波涛了:“结局是好的。”

他们一同打开了一个宝箱,然后江波涛把宝箱的钥匙丢了。徒留周泽楷一个人抱着箱子,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给他。

他们默默地走进了彼此的生命,磕磕碰碰地一同走过了十年。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现在江波涛把周泽楷忘了。他不再知道周泽楷的每一个小动作代表什么,不再能听见周泽楷没说出口的每一句话。他可以再一次练习彼此间的默契,但丢掉的那些东西太珍贵了。他舍不得。

 

 

“今天本来有什么安排?”他问靠在身边的周泽楷,“我们的安排。”

周泽楷不大开心地闷了会儿:“……和好。”

江波涛的记忆中不曾有“与周泽楷争吵”这一记录。他想象着这一未知的场景,尚且有些好奇:“很凶?”

“凶。”周泽楷点头,隔了会儿继续指责,“凶我。”

江波涛要笑起来了:“每次吵架我都很凶?”

这回周泽楷沉思起来,默默摇了摇头。

“……不喜欢。”他直接总结。

江波涛也不喜欢,况且他根本想象不到两个人吵起来的样子。但哪对情侣不吵嘴呢?可他为了忘记讨厌的吵架,把喜欢的过去也一并忘了。真是太可恨了。

“对不起小周,我把情人节变成这样了。”他说。周泽楷立刻看着他摇头:“很好。”

“和好了。”周泽楷继续补充。

不好。江波涛想。他把周泽楷的手握紧,看着周围的一切。地毯也许是他们一起选的,鞋架可能是他们一起拼的。他每想到他丢失了这一切的记忆,都觉得有一双看不见的手抓住他,将要把他吞噬了。

“如果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呢?”他小声地问,却是在问自己。

他转头看着周泽楷。对方始终安静地望着他,虽早已看透他的所有不安,却将他的手轻轻握住,耐心地抚平他的慌乱。

“重新来。不吵架。”

他默默地握着江波涛的手,心平气和,要带着江波涛再一次踏进两个人的时光之中。

我喜欢他。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想。幸好还记得自己喜欢他。

 

 

“我饿了。”周泽楷说。江波涛这才意识到两个人已经靠在一起整整一个上午了:“那我们去过情人节吧。”

周泽楷眨眨眼,起身去拿两个人的外套。江波涛跟在他的身后,忽然伸手抱住周泽楷。这个他不熟悉的周泽楷。他喜欢了十年的周泽楷。

“小周,情人节快乐。”

周泽楷拍了拍他的手,再轻轻一握。

刹那间,他的意识远去了……他悬浮在了空中,像在看一场电影。他看见他所不熟悉的自己慢慢倒了下去,重新睁开了眼睛。他看见不熟悉的那个周泽楷慌张地把他扶起来,手指死死地抓着他的手不放。

他这才知道,这个周泽楷也和他一样慌乱,只是一直将它们藏于心底。他看见周泽楷说了些什么,又看见那个自己说了些什么,然后被紧紧地抱住了。两个人就在他的眼前,却离他如此遥远。

他迅速地离他们远去,光线飞快地向前,他向后倒退。那双无形的手终于抓住了他,而后将他猛地摔回了他应该呆着的地方。

他猛然惊醒了。

 

 

“……压力大……休息……出去玩……”走廊上的声音他很熟悉。他已经听了很多次这个人的叨叨了。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同样是他所熟悉的场景。

他躺在医务室里。

他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再从床上爬起来,到处找他的手机。床头挂着轮回的挂历,前面的13天都已经被划掉了,今天是情人节。

门被打开了。周泽楷捏着几张纸,看起来忧心忡忡。他抬头看了江波涛一眼,发现江波涛已经醒了,而且正看着挂历微笑。

“江……”他立刻转头一把抓住队医,手里的纸都被他抓皱了。“醒了……!”

他看起来慌慌张张,完全没有平时的样子。但江波涛现在只想看着周泽楷傻笑。

“小江啊,”队医检查完毕,开始长篇大论地批评他,“压力太大了吧,平时怎么不多休息休息啊?一天到晚忙忙忙,就知道对着屏幕……”江波涛只是笑眯眯地听着,偶尔看一眼站在一边的周泽楷。对方很是担忧地看着他,把手里的纸卷来卷去。

“……还是弄了点营养品给你,别不高兴吃。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把身体当回事。”队医一路叨叨着,拿着方子去找药。周泽楷这才靠过来,问他头疼不疼。

江波涛的头不疼。他觉得很渴,想要喝水,但周泽楷只是担忧地望着他。这个周泽楷还没有学会发现江波涛的小细节代表什么含义。他无措地表达着关心和不安,跟手里的纸卷一样紧张得皱巴巴。

江波涛觉得开心极了。

“小周,我想喝水。”他对周泽楷说。对方点点头,转身去找一次性水杯。他的背影如此熟悉,让江波涛的整颗心都砰砰跳。

 

 

“小周,等会儿我们去登小号。”他等周泽楷过来时小声说。周泽楷惊讶地看着他,把水杯塞进他的手里,又转头偷偷瞄了队医一眼。

“账号卡……”

“也许在我的大衣口袋里。”江波涛说。

周泽楷点头,但还是不大放心,生怕江波涛又出什么事。他把江波涛喝空的水杯拿走,想看看能不能先找点药片什么的让江波涛吃下去。

江波涛让他过来,在床边坐下。

“我做了一个很真的梦。”他说。周泽楷准备侧耳倾听,他却微笑着把周泽楷的手握住,让他们的手指紧贴,然后温柔地缠在一起。

“小周,情人节快乐。”

周泽楷看着他们的手。他们以前从未这样交握过。他抬起头看向江波涛,对方的微笑让他的耳根微微发烫。他的掌心发热,和江波涛的贴在一起,烫得快要爆炸了。他意识到他的世界将要改变,将要和面前的这个人写在一起了。

“嗯……”他说,整个耳朵都烧起来,“嗯。情人节快乐。”

“嗯。”江波涛说。

 

 

他们达成了一个无声的契约。心跳加速,体温失控。现在两个人都变成了病号。他们对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这只是他们学习的第一步。他们还有很多要学,还有很多心照不宣的默契要慢慢累积。

而他们默默地握住了彼此。默默地,一同踏入时光的洪流。

 

 

END


评论(31)
热度(439)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