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周肖]密钥

HB to 小周!!❤

这是给周攻本  荒原火  的文

不是很长,随便看看> <有问题可以打作者,没问题也可以打作者【



密钥



周泽楷在午间休息的时候忽然说了一句谁都听不懂的乱码。

这本来不算什么大事。AI们常常用这种方式检测自己的系统。可是——周泽楷默默坐在肖时钦对面。对方刚刚找到自己的眼镜,正仔细地将它戴上:“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

“大概三个月前。”江波涛低头查找数据记录,“三个月前说了第一句,两个月内总共说了二十一句,到昨天为止,乱码大概占所有对话量的三分之一。”

“真的特别严重,”杜明在旁边转来转去,“副队调用了数据库里的所有语言都没办法进行匹配。本来队长说话就少,现在更没法听了,三句话里就要杂一句乱码,简直就是晴天霹雳雪上加霜火上浇油——”

“明白了。”肖时钦有些无奈地阻止了杜明的诉说,“不是系统问题,也不是编码问题。线路和芯片完好,一个月内没有安装新的插件……”

“安装了一个,”江波涛更正,“联盟特色风景大全。”

“我也下载过,看起来没有问题。”肖时钦记录了一下,转而看向一直默然不语的周泽楷,“周队,你愿意留在我这里让我观察一段时间吗?”

周泽楷对肖时钦露出一个微笑,然后张开嘴说了一句简短的乱码。

 

 

等到送走了江波涛和杜明,肖时钦这才开始对周泽楷的全面检查。可不一会儿他就觉得自己被江波涛给骗了——自打周泽楷进了肖时钦的屋子,肖时钦就再也没有听过一句中文。看来情况远比想象严重得多。

周泽楷有些不安地看着肖时钦。

“没有任何问题。”肖时钦拔掉了数据线,站着沉思了片刻,“其实是加密,对吗?”

周泽楷点点头,又垂着脑袋摇了摇头。

“你也不知道密钥?是被加密吗?”

肖时钦的语气不太肯定。被加密只有两种可能,被其他系统侵入,或者是系统自身的保护措施。但无论哪一种都不好解决。

周泽楷看着肖时钦,没说话也没摇头。他们两个对视了半天,直到肖时钦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眉心。

“没关系,我们慢慢来。”

 

 

肖时钦这里经常有损坏的人工智能出入,但像周泽楷这样的还是第一次。毕竟他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功能一切正常,系统运行良好,并且相当英俊。两个人刚从工作间里出来就吸引了好几束好奇的目光。

周泽楷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但他还是往肖时钦身边靠近了些。他们乘着电梯直达最底层,肖时钦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侧身让周泽楷进去。

周泽楷转头看着肖时钦。

“这里是我的工作间,”肖时钦关上了门,把日光灯一盏盏打开,“我们来试着测定一下密钥,虽然这方法挺笨的。”

他随手把自己挂在门上的外套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接过来,从上到下将它扫描了一遍,然后从嘴里冒出一句乱码来。

肖时钦开始做记录。

工作间非常大,桌上放满了肖时钦常用的工具和一部分草图。周泽楷以前没看过这些东西,挺好奇地把它们一一拿起来看,再扫描一遍。肖时钦就跟在他的身后记录他说的每一句乱码。

周泽楷一路扫描了十几件,最后停在了一张未完成的图纸面前。

“呃,追踪机器人。”肖时钦探出头看了一眼,“还在设计中,最关键的寻人导航不太好用,正在修改。”

周泽楷点点头,仔细地将它扫描了一遍。

 

 

这项工作繁琐又漫长。肖时钦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决定先休息一会儿。

周泽楷坐在旁边发了会儿呆,转身把肖时钦的眼镜摘了下来。

肖时钦醒来的时候好笑地看着自己的小机器人模型图纸上多了一副眼镜,画得跟自己的眼镜一模一样。罪魁祸首还站在桌子前面握着笔来回研究两副眼镜是否相同。

“周队,你这是?”

周泽楷没料到被抓包的这么快,赶紧抬头装作正在扫描眼镜,嘴里叽里咕噜说了一句乱码。然后他好心地帮肖时钦把眼镜戴了上去,继续自己的扫描大业。

肖时钦哭笑不得地跟在后面。

 

 

忙活了一下午,肖时钦总算把数据录入进笔记本里,结果一共发现了七万种可能的密钥,其中还有80%是完全匹配的。两个人都有些泄气。周泽楷已经扫描了一下午,说了一下午的话了,现在CPU运转正在变慢,还不时发出咔咔的声响。他侧着头用询问的眼神注视着肖时钦,运转了半天才蹦出一小句话来。

肖时钦揉了揉眉心,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了。

“今天到底为止,休息吧。”他摘下眼镜,靠在沙发上,“二楼拐角的房间可以充电,射击场在负一楼。我还有一点工作要扫尾,你先走吧。”

周泽楷点点头,把肖时钦扫描了一遍。肖时钦等了会儿,想听听周泽楷扫描出来的结果,可是周泽楷扫描结束什么也没说,只是凑近了肖时钦用额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贴了一下,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

也许这是说晚安的方式,肖时钦想。

 

 

他在沙发上睡了半个小时就醒了,决定上楼走一走。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刚好看见正在和人交谈的周泽楷。那个人友善地给周泽楷指了路,英俊的AI运转了好半天,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这是肖时钦听见周泽楷说的第一句中文。他有些惊讶地站在电梯厢里,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周泽楷转头看见他,也挺惊讶地眨了眨眼睛,顿了会儿,嘴唇微微动了动。

肖时钦又听见一句乱码。

肖时钦感到头疼。

“也许我们应该着手研究一下乱码出现的时间。”肖时钦走到周泽楷的身边。周泽楷有些不高兴地看着他,CPU咔咔了几声,然后做了一个睡觉的姿势,头微微一歪。

“我睡醒了。”肖时钦大概理解了周泽楷的意思,“我需要的睡眠时间不多。”

是吗?周泽楷搜索了一下成年人需要的睡眠时间,怀疑地看着肖时钦。

“别担心,或者我们再来扫描一下什么?”肖时钦翻了一下手中的工作笔记,“顶楼还有另外的工作间,还可以扫描一下餐厅,我记得晚餐时间已经到了……”

周泽楷看了他一秒钟,立刻转身逃了,CPU还咔咔了两声。

肖时钦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好笑地扶了一下眼镜。

 

 

三天后他们把能扫描的都扫描了一遍。肖时钦将可供匹配的密钥减少到了九千种,但数量还是太大了。

“看来还要想点其他办法。”肖时钦对着屏幕思考,周泽楷坐在旁边挺无聊地转魔方玩。

在他连着还原了二十七次五阶魔方之后,肖时钦总算咳嗽了:“小周,你不用在这里陪我的。”

周泽楷侧头看了看他,转头继续玩他的魔方。计算机自带的算法让魔方变得非常无趣。二十秒内周泽楷就把扑克的四种花色拼了出来,顶着魔方的一角让它在手指上转来转去。隔了会儿周泽楷又把魔方递到肖时钦的眼前,这回他把每个面都拼出了一颗星星。然后他又自得其乐地把手里的魔方拆解了,再一点点装回去,递给肖时钦看。

肖时钦抿了抿嘴唇,给他鼓鼓掌。

周泽楷看着肖时钦,忽然微笑了。他的眼睛安静地看着肖时钦,手指轻轻转了几下,拼出一颗爱心。

他把爱心塞进肖时钦的手里。

“嗯……送我?”肖时钦询问。周泽楷点了点头。

“谢谢。”肖时钦温和地道谢,手指也轻轻动了几下,飞快地把魔方给还原了。

“……”

周泽楷先是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肖时钦,随后一瞬间难过地皱了皱眉。

“我做错什么了吗?”肖时钦这才注意到周泽楷的表情。显然,他压根没注意到刚才周泽楷到底拼出了什么图案,“不是把魔方送给我的意思吗?”

周泽楷受伤地看着他。

“抱歉,我的错。”肖时钦闭了闭眼睛。半分钟后一颗爱心被他还原了。

“原来你是要把这个送给我吗?”他这才低着头认真打量手中的魔方,“很好看,谢谢你。”

周泽楷惊讶地看着他,想了好半天说出一句乱码来。

“什么意思?”肖时钦听不懂,“你想说什么?”

周泽楷沉默了半天,微微摇了摇头。他再一次将自己的额头轻轻贴在肖时钦的额头上,然后转身离开了肖时钦的工作间。

原来不是晚安,而是再见的意思。

肖时钦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他一直工作到夜里,期间睡了三次来补充体力。待他关掉电脑回到自己的卧室时,周泽楷正对着一张纸发愁。

“你在干什么?”肖时钦随口问了一句。可周泽楷像是被吓坏了,一下把手中的纸捏成一团,看着肖时钦摇头。

“……”肖时钦也被周泽楷的举动吓了一跳,“我只是随口一问,不用紧张。你的所有举动都是自由的。”

周泽楷又摇了摇头,踌躇片刻,把手里的纸团展了开来递给肖时钦。

肖时钦低头一看,那是自己的身份证明复印件,照片上被画了一对猫耳朵。

“小周……”肖时钦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没事。我这里还有很多这样的复印件,你要吗?”

周泽楷不太好意思地冲肖时钦摇了摇头,转身从肖时钦的卧室窗口翻了出去,安静地坐到充电口待机休息去了。

肖时钦哭笑不得,低头打量了一下手里的复印件。这是十年前的版本,照片上的肖时钦看上去还嫩生生的,身份类别那一栏填着人类。

应该更新了。

肖时钦这么想着,把这张复印件塞进了自己的工作笔记里。

 

 

肖时钦通常用夜里的这段时间来设计自己的小机器人,虽然今晚的效率大减——他只要看见戴着自己眼镜的小机器人就要被分神。

在他再一次看着那个小机器人愣神的时候,周泽楷又从窗口翻了进来,在肖时钦的屋子里转了转,悄悄走到肖时钦的身边。

肖时钦还在发呆,眼镜平放在桌子上。周泽楷拿起眼镜看了看,这次没有扫描,而是试探着自己戴了上去。

焦距忽然改变,周泽楷没来得及调整,重心不稳整个人朝后仰了过去。

“小周?”肖时钦起身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周泽楷,右手飞快地将眼镜给摘掉了。整个过程甚至没有超过一秒。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调整好焦距,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肖时钦。

“我这个度数还挺深的。”肖时钦轻轻动了动手指,干脆把镜片给卸掉了,然后把镜架戴在了周泽楷的脸上。

周泽楷左右看了看,走到镜子面前慢吞吞地把自己扫描了一遍,嘴里咕噜了一句乱码,把镜架还给了肖时钦。

“不喜欢吗?”肖时钦再把镜片给安回去,“市中心有一家眼镜店,如果你想看看,可以去那里。”

周泽楷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忽然伸出手按在肖时钦的胸口上。从那里传来了属于人类的体温,还有心脏跳动时的有力震感。

“怎么了?”肖时钦问。

周泽楷摇摇头,沉默片刻拿了一件外套披在了肖时钦的衬衫外面,贴了贴肖时钦的额头,转身走到充电口面前,默默坐着思考起来。

 

 

他就这么思考了一整夜。早晨过来上班的工作人员挺好奇地打量了他好几眼,最后终于忍不住走过来问他是否有什么事。

周泽楷摇摇头,望了一眼肖时钦的房间,有些纠结地歪着头想了想。

“在等肖队吗?”那个人友好地冲周泽楷微笑,“你可以直接去喊他的。如果没猜错,他肯定又在忙活他的设计。”

“……不休息?”周泽楷想了会儿问。

“休息,但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他很厉害。”

碰巧这个时候,肖时钦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周泽楷看了一眼那个方向,想对那个友好的工作人员说一句谢谢,结果话到嘴边不知为何又成了一句乱码。

不明真相的工作人员愣了半天。站在门口的肖时钦无奈地扶了扶额。

 

 

经过一整晚的工作,肖时钦已经将图纸完成了,现在只差组装。一般来说组装一个小机器人需要三天。不过在周泽楷的帮助下,肖时钦一天就完成了他的小机器人。

周泽楷还执着地给它添了一副眼镜。

不过等到打开开关的时候,那个追踪机器人先是茫然地原地转了好几圈,接着冒冒失失地就冲着周泽楷撞了过去。

肖时钦一把把它给拎了起来。

“看来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拎着小机器人研究了一下,那个小机器人就悬在空中徒劳地蹬着腿。

“找肖时钦。”肖时钦输入命令,把它放在了房间中央。小机器人分析完命令,还是啪嗒啪嗒地朝周泽楷的方向跑,直接扑到了周泽楷身后的墙上。

周泽楷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

“好吧……”肖时钦也挺无奈,“看来问题还是挺严重的。不过明天再说吧。我要睡一会儿了。”

他这么说着摘掉了眼镜,整个人几乎是栽倒在了沙发上。周泽楷这才意识到,肖时钦一整天都没有休息,也没有吃饭。

肖时钦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周泽楷想着白天那个工作人员和他说的话,沉思片刻,转身走出了工作间。

 

 

结果就是,肖时钦被咖啡的味道给诱惑醒了。

“是给我的吗?谢谢。”他揉着太阳穴坐了起来,从周泽楷的手里拿走了那杯咖啡。“你怎么要到的?”

周泽楷露出了非常复杂的表情。

肖时钦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谢谢小周,辛苦了。”

周泽楷看着他,忽然直起身子指了指窗外。

“再隔几小时就天亮了。”肖时钦往窗外扫了一眼,“在窗口大概能看见日出。如果你想看的话——”

周泽楷摇头。他看着肖时钦喝掉了那杯咖啡,俯身握住肖时钦的手,把肖时钦从沙发上拽了起来。

“去哪?”肖时钦挺茫然地跟在周泽楷身后。

周泽楷没说话,自顾自地拉着肖时钦往门外走。凌晨的工作大楼静悄悄的。周泽楷原本拉着肖时钦慢慢走,后来越走越快,几乎要跑起来了。他们快步走出了大门,疾走着钻进草丛,一路从湖泊旁边跑了过去。秋日的草地里藏了不少蛰伏的小萤火虫,被他俩惊得飞出来,让整片湖泊都亮了起来。

可是肖时钦跑得都快喘不过气了。

“我是应该运动运动了。”肖时钦扶着膝盖平缓自己的呼吸,“好久没这么跑过了。”

周泽楷和他比了个三。

“三个月前,对。”肖时钦给自己顺顺气,“三个月前搞模拟军演,你带着你的小队直接打到我们指挥塔。那个时候也差点跑死我,结果还是被你给抓住了。”

周泽楷挺不好意思地摸着脖子笑了笑。

 

 

他又拉着肖时钦往后山走了一点。两个人从小山坡往下望,湖泊闪着微光,看起来比整个城市都要亮。

“我记得这个。”肖时钦推了一下眼镜,“联盟特色风景大全里有,挺好看的。”

周泽楷点点头,在草地上慢慢躺了下来。

肖时钦跟着他躺下来。

“活着真好。”肖时钦忽然说。

周泽楷转头看着他。

“看了风景大全才知道,联盟还有这么多好看的地方。”肖时钦望着天空,“我以前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好看的地方。”

周泽楷没说话,过了半晌叽里咕噜了一句乱码。

肖时钦在边上笑了起来。

两个人又沉默了会儿,天空忽然划过了一道流星。周泽楷眨巴了一下眼睛,转过头看着肖时钦。

肖时钦不知何时躺在草地上睡着了,露水沾湿了他的衬衣。他也许有些冷,微微皱着眉用双手环着自己。比起AI,人类真的太脆弱了,只消一个寒冷的夜晚就能冻死他们。

周泽楷看着肖时钦,悄悄抬手把他的手握住,帮他量了一下体温,然后关闭了自己体内的散热系统。

他只是不想让肖时钦觉得太冷——系统连着开了三个运算软件和一个编程软件,然后还打开了一个视频。CPU温度猛然飙升,周泽楷觉得差不多了,关掉了监视器,侧身抱住了肖时钦。

 

 

大概是因为的确非常暖和,肖时钦睡了将近两个小时。等他醒来的时候,周泽楷闭着眼睛抱着他,温度高得有点不太正常。

肖时钦吓了一跳。他碰了碰周泽楷,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肖时钦已经紧张起来了。温度过高会对系统造成严重的伤害,但他的手边一点能用的工具都没有。

周泽楷安静地躺在草地上,双眼紧紧闭着。肖时钦没有任何犹豫——他卷起了自己的衬衣,把藏在手腕下方的连接线拽出来,连到了周泽楷的身上。

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小提琴协奏曲平静又舒缓,落日快要坠进海里。他看见周泽楷正在播放音乐视频。

瞬间明白了前因后果,肖时钦松了口气,但周泽楷忽然睁开了双眼。他抬手抓住了肖时钦的胳膊,一翻身把他按在了草地上,漆黑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肖时钦看。

肖时钦一僵,随后轻轻叹了口气。

“小周……”

周泽楷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地平线已经亮了起来。再过不久就是日出。肖时钦的呼吸拂在周泽楷的手指上,潮湿又温暖。他的心脏仍然有力地跳动,胸口因为呼吸而轻轻起伏。

周泽楷凝视着他,松开手开始解肖时钦的衬衣纽扣。

肖时钦微微一颤,周泽楷立刻停住自己的动作。不过肖时钦一句话也没说。他静静地望着周泽楷,默许对方把自己的衬衣纽扣一颗颗解开,把谁都不知道的秘密暴露在外。天空很暗,但他知道周泽楷一定看见了他的伤疤。那道伤痕从胸口一直延伸到小腹,始终提醒着肖时钦死神来临时尖利的触爪和冰冷的温度。

“你之前就怀疑了,对吗?”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沉默了一会儿,默默把肖时钦的纽扣又扣了回去,把衬衣拽拽平。然后他躺了下来,关掉音乐和没有用的软件,抱住肖时钦闭上了眼睛。

肖时钦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小周……?”

周泽楷眨巴了一下眼睛,直接把自己的开机时间打出来给肖时钦看,表示自己要待机休息了。

肖时钦哭笑不得:“那我呢?”可是周泽楷不理他,闭上眼睛进入了待机状态。

肖时钦被环着没法动弹,盯着天空发了会儿呆。他看见光芒一点点驱散黑暗,看见地平线一点点亮起,像是天空从地面浮了起来。

而他轻飘飘地坠入梦里去。

 

 

结果两个人被小机器人给吵醒了。它好像好不容易才找到周泽楷,弹出了一个“任务完成”的窗口,在两个人边上来回蹦跶。

肖时钦无奈地坐在草地上重新输入指令。小机器人收到指令,转了几圈,又蹦跶着往周泽楷身边跑,一不小心滚进了湖里。肖时钦赶紧过去捞,浑身都湿透了。两个人拎着小机器人回雷霆大楼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等肖时钦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周泽楷正连着肖时钦的笔记本看联盟风景大全。

“挺好看的。”肖时钦站在后面一起看。周泽楷点点头,指着屏幕回头看着肖时钦。

“这好像是联盟最高的山?我还没去过呢。”肖时钦说。周泽楷看了他一会儿,抬手握住了肖时钦的手。

“是……一起去的意思?”肖时钦问,周泽楷点头。

肖时钦想要说些什么,可目光往桌上扫了一眼,却什么都没说。周泽楷等了一会儿肖时钦,迷惑地跟着往桌上看了一眼。

桌上摆着一张填了一大半的身份证明书。

 

 

“之前那张用了十年,需要补办。”肖时钦解释了一下。周泽楷扫了一眼,看见身份类别那一栏还是空着的。

“我不太会填。”肖时钦苦笑了一下,“五年前我遇到了一场事故,差点就死了。”

周泽楷看着他的手。

“后来我进行了一些改造,还植入了芯片——就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肖时钦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的手腕,“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信任这些精密的系统,但也是它们差一点把我带走了。”

那一栏只能填写两种答案,人类,或者AI。

肖时钦哪一种都不是。

“我知道这很奇怪。我也不知道究竟能持续多久。也许忽然有一天,死神就要再来带走我,又也许有一天,我成了真正的AI。谁知道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

周泽楷突然把肖时钦拽进了怀里。他把额头轻轻贴在肖时钦的额头上磨蹭了一下,仿佛一个温暖的安慰。

肖时钦在心里叹了口气,可下一秒他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周泽楷吻了他。

 

 

“……?!”

肖时钦呆住了。他猛地朝后退了一步,桌上的水杯被他撞倒在地上,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他。

门外的工作人员一脸焦急地冲了进来。肖时钦赶紧想要解释他和周泽楷都没有问题,可嘴一张竟然也说了一句乱码。

工作人员怔住了。

“不,没事。”肖时钦扶着桌子让自己冷静一下,“我是说,我和……”周泽楷三个字一出口又自动变成了一串乱码。

工作人员惊恐地看着肖时钦。

肖时钦紧紧抿住嘴唇。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一环扣着一环,答案显而易见。这让肖时钦的耳根红透了。

周泽楷看着他,微微动了动嘴唇。他说的仍然是乱码,但是肖时钦已经听懂了。

“你就是你。”

门口的工作人员无措地看着两个人。他们所说的话他一个字都听不懂。这就是系统自身的保护措施,保护所有隐私,确保任何秘密都不会被透露出去。

包括感情。

肖时钦快要烧起来了。

“三个月前……三个月前你第一次加密了对话。是因为我?为什么?”肖时钦艰难地问周泽楷。他所说的话到了嘴边都被自动加密成一串乱码,这串乱码和周泽楷共用同一个密钥。

“联盟最高的山。”周泽楷轻声回答。

肖时钦这才想起来,模拟军演的那一天自己被周泽楷抓住,两个人坐在等待区时曾经聊过这个话题。

“所以才下载了联盟风景大全?等等……”肖时钦捂着额头,他觉得头疼,“小周,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分享密钥。”周泽楷不太好意思地回答。

肖时钦总算了解,自己是真的被轮回给骗了。他好气又好笑,摇着头问周泽楷:“可你之前以为我是个单纯的人类。”

周泽楷指了指肖时钦的笔记本。

“如果我没有得到密钥呢?也许数据太少,到最后我都没能解出密钥,永远不知道你在和我说些什么。”

周泽楷沉默了一下,看着肖时钦微笑了。他把手轻轻放在肖时钦的胸口,漆黑的眼睛里亮晶晶的。

“没有密钥……你也喜欢我。”

 

 

肖时钦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就算他说,说出口的也会变成其他人听不懂的乱码,而这只能让肖时钦的耳根更烫。

这时,小机器人又一次找到了周泽楷,啪嗒一下倒在周泽楷面前。周泽楷俯身把它抱了起来,它闪动着“任务完成”的窗口,自己给自己打了个五星评价。

“喜欢我?”周泽楷又说了一次,不过这回是对手中的小机器人说的。

小机器人咔咔了两声,好像赞同这个观点,把画着眼镜的那一面贴进了周泽楷的怀里。

 

 

END



当初准备的脑洞有两个,后来否决了其中一个_(:з」∠)_

等哪天闲了把那一个脑洞补完,当做生贺的另一半【跪倒

评论(24)
热度(267)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