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文艺场景三十题之十四,十七

今年2月搞的文艺场景三十题,只完成了六题就丢了(……)

本打算在小江生日的时候把24篇全部写完一起发,最后只填了2篇(……)

……24完成了2,也算是完成了一半了。

【。







十四:诗人



会议室的桌上放了几本书。吴启随手抓了一本,扫了一眼标题就笑喷了:“哈哈哈哈我去,谁的书!这谁的书!”

“什么情况?”吕泊远立刻凑过来,“情诗三百首,哈哈哈哈!肯定是杜明的!杜明!”

杜明在训练室门口一脸茫然:“谁喊我?又干嘛?”路过的方明华拍了拍他的肩:“没事,放心去走,大胆去闯。”孙翔状况外:“什么,杜明出书了?”

周泽楷默默接过了吴启手里的书:“我去还。”

他夹着书走了几步,飞快地瞄了闹成一团的队友,把写着“周”的书签给抽了出来藏进衣袖里。

然后他镇定地走进了图书馆,把那本书塞进了需要归还的书堆里。

 

 

一周后的例会,吴启又在桌上发现了这本书。

“杜明你为什么总要把这本书带到会议室来!”吴启拿着书晃悠。

“我都说了不是我!我借书卡都不知道丢哪去了!”杜明觉得冤枉。吕泊远朗声读贴在墙上的战队守则:“第十一条,图书馆借阅需出示借阅卡及身份证。正式队员只需在前台登记,三十天归还,归还方式同上。”

“没借就没借。”方明华帮着说话,“没事小杜,我看好你的。”杜明无言:“还不如不帮呢……”

周泽楷莫名觉得心虚。他走到了战队守则前面,仔细把图书借阅条例看了三四遍。

“这什么书啊?”江波涛挺好奇地拿起书翻了翻,“写得还成嘛,谁的书,我拿走看了啊。到时候帮你还。”

没人答话。杜明忙着跟吴启和吕泊远打架呢,就周泽楷看了江波涛一眼。

“第一首,湖泊。”江波涛自顾自地翻开了一页。周泽楷一窘,转头又把借阅条例读了一遍。

 

 

等到吃完晚饭,大家各回各的宿舍去休息。周泽楷关上门,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图书馆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书又被借走了,还是自己压根没还成功。

他一开门,和刚好路过的江波涛面面相觑。

“小周也是要去散步吗?”江波涛看着穿戴整齐的周泽楷,“要不要一起?”

“……”

于是周泽楷锁上门,和江波涛散步去了。

两个人一路走到小池塘,池面清澈如镜。江波涛站在旁边,忽然忍不住一笑:“我想起白天看的那首诗了。”

周泽楷点头赞同了一下,忽然想起来自己应该装作没看过这首诗,赶紧偷瞄江波涛的神色。幸好月黑风高,江波涛没看见周泽楷的动作。他只是安静地望着这池水,眼中映着水光,波光粼粼。

月黑风高,不好不好。

 

 

一周后,那本书再一次出现在了会议室,不过这一次里面夹着一枚书签,上面写着一个“江”。

“江副,这么喜欢看这本书,是不是有情况啊?”吴启这次勇敢调戏江波涛,“老实交代可饶一命!”吕泊远沉思:“我觉得到时候是副队饶你一命才对。”杜明依旧奋力洗刷冤屈:“不是我借的书!别看我!”

周泽楷坐立不安——如果是他没还书成功,那今天就是这本书的最后期限了。

“我还没看完,开完会去续个期。”江波涛解释。周泽楷立刻放松心情,又有些不安,要是续期时被看到借阅人姓名可怎么办?

江波涛继续说:“那位借书的就放心吧,我不会去看借阅人的。”然后笑眯眯地瞄了一眼杜明。杜明挠墙:“真的不是我!副队你怎么也逗我!”

“小周你怎么了?”江波涛侧头看了看一会儿坐立不安,一会儿又一身轻松的周泽楷。

周泽楷摇了摇头,暗忖过会儿还是自己去图书馆解决一下比较好。

 

 

散会后他故意在会议室逗留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走到图书馆。电子界面拉开,他大爆手速点开最近借阅名单,找到了那本情诗三百首。

最后一条是江波涛续借,再上一条是江波涛借阅,再再上一条是周泽楷借阅。

周泽楷觉得哪里不对。

他又核对了一下日期——江波涛借阅的那一天正好是他们开例会的那一天。那一天江波涛拿起这本书说,谁的书,我拿走看了啊。到时候帮你还。

搞了半天这书就是江波涛自己借的。

周泽楷想想那天的场景,觉得太好笑,周一训练结束买了一瓶饮料请杜明喝。杜明惊讶:“队长你难道要找我谈心?”吕泊远痛心:“那是队长让你好好加油。情诗多读一读。”这下越描越黑,周泽楷只好悄悄在心里给杜明点上一排蜡烛。

 

 

然后又是一周过去,江波涛把那本书看完了。周五例会他把书带在身上,准备散会去图书馆还书。他的书签还夹在书里,露出半个江字。周泽楷看见了,伸手把书签给抽了出来。

“谢谢小周,差点忘记了。”江波涛小声说。周泽楷摇摇头,回想了一下自己最开始差点露陷的事情,忽然心里一盏小灯泡啪擦碎了。

他拿回自己书签的时候,江波涛在哪里?

他转头盯着江波涛看。江波涛坦然地和他对视。两个人看了会儿,直到经理嗯咳了一声。

“开会时间,就先不要交流感情了吧。”

聊着天的杜明乖乖地把手机放到了桌上。吴启憋笑。周泽楷默默转过了头去。虽然知道经理说的不是他,但他总觉得像是被什么给撩了一下。

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打了个问号。江波涛拿过笔,在下面画了一个勾。

 

 

到最后谁也没变成诗人。

情诗三百首又被塞进了还书队列里。江波涛晚上依然来找周泽楷,两个人依然月黑风高地出去散步,能走的地方都走了个遍。

隔了几天开例会,那本书又一次出现在了会议室。周泽楷看看江波涛,江波涛摇头表示这次也不是他干的。

“我借来帮小杜的。”方明华淡定。吴启来挖经验:“说起来副队你看了这么多,有没有什么可以指导的!写首情诗我们鉴赏一下!”

江波涛表示自己不会写,可还是被推到了白板面前。他思索了片刻,拿起笔镇定地在白板上写了一个问号,接着在下面打了个勾。

“写好了。”江波涛指指白板,“情诗不要拘泥于形式,心到了就好。”

 

 

可惜只有周泽楷默默鼓了鼓掌。

 

 

END




十七:暴风雪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江波涛的门被周泽楷敲开了。对方身上落满雪花,连睫毛上都沾着雪,尚未化去。他的双手冰冷,江波涛握住时忍不住一惊,但什么都没说。

眼下,一场暴风雪即将席卷这里。其他人都已经搬去温暖的南方过冬了,现在,这里只有江波涛一个人。在这个寒冷的小木屋里,用唯一的小壁炉烧火取暖。

江波涛给他端来一杯温水。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点头接过,然后放在了一边。和江波涛比起来,他穿得真的太少了——江波涛裹得像个球,可他只在白色毛衣外面担了一件风衣。风吹过时,他的风衣还会被掀起来。

这位客人坐在角落的木凳上,离火炉远远的。

“你不怕冷吗?”江波涛坐在火炉边朝他招手,“过来一点。”

对方拘谨地摇摇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小木屋被装饰了一番,看上去非常暖和,但实际是冷的。风刮过门板时还会发出危险的吱呀声。

这样的屋子怎么能撑过一整个冬天呢?

他左看右看,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江波涛的身上。江波涛正捧着一杯热咖啡坐在躺椅里看书。绒毯盖在他的身上,看起来暖蓬蓬的。

他又向角落里靠了靠。

 

 

江波涛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发现这位客人仍然坐在角落里。

松鼠跳上了江波涛的窗台,用小爪子叩窗户。周泽楷还在角落里,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来讨食吃的小家伙。江波涛从厨房里端出昨晚烤制的小饼干分给它们,还给周泽楷分了一些。

“不烫了。”他对有些犹疑的周泽楷说。“你不喜欢热的东西是吗?”

应该是吧。周泽楷想了想,朝江波涛点点头。

“太好了。”江波涛微笑,“我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寒冷。”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转头看了看用小爪子捧着饼干的松鼠。他仍然一言不发,看上去冷冰冰的。

江波涛给他泡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又跑去屋外扒了一点雪,把咖啡杯冻在里面。周泽楷看着慢慢融化的雪水,忍不住伸手碰了碰。

“讨厌寒冷?”他抬头问江波涛。

“不讨厌,”江波涛回答,“一年四季都温暖如春当然好,但是四季分明冷暖交替也很不错啊。”

虽然这里谁也没有留下。

周泽楷想要摸一摸蹲在桌上的松鼠。但他的手刚刚伸过去,小家伙就扭头跑了。

晚上江波涛把沙发搬进了离火炉很远的角落里。他仍然坐在火炉旁看书,火苗跳个不停。周泽楷在角落的沙发里窝了会儿,起身把沙发往江波涛的方向挪了一点。

江波涛看了会儿,靠在躺椅上睡着了。手中的书从膝盖上滑到地上。

周泽楷想要去捡,看了看壁炉,又默默窝进了沙发里。

 

 

飘飘洒洒的雪花已经落了三天。空无一人的小镇被白雪覆盖,地上一层薄冰。一只狐狸在江波涛的门口打滑,被路过的麋鹿用角推着走了。江波涛铲雪铲到一半,笑得蹲在地上起不来。

周泽楷站在屋里看着江波涛。他的手指放在窗户上,上面就结了一层窗花。窗花凝结在屋里,过了会儿就化成了水淌到地上。江波涛进屋时,周泽楷拿着抹布抬头看他,边上放了一个打翻的玻璃杯。

两个人处理了一下事故现场,江波涛小心地灭掉了壁炉的火焰。他们锁好房门,踩着积雪往镇外走。江波涛穿了很多,手藏在手套里。周泽楷只有一件风衣,手也冷冰冰,看了看江波涛的样子,便把手塞进了风衣的口袋。

小山坡被雪覆盖了。阳光照在上面,让山坡亮晶晶的。江波涛看了会儿,忽然被周泽楷蒙住了眼睛。他的手很冷。江波涛打了个哆嗦,周泽楷立刻缩回了手。

“雪盲。”

他扳着江波涛的肩膀,让江波涛转过身来。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忽然雪花就飘了下来。

 

 

但暴风雪依旧没有来。

“暴风雪还没来呢。”江波涛站在壁炉边更换日历,“冬天都快要结束了。”

“会来的。”周泽楷回答。

的确已经拖得太久了。江波涛一直在等,周泽楷也一直在等。眼看着冬天一天天过去,暴风雪再不来,也许就再也来不了了。

江波涛靠在壁炉边睡着了,绒毯掉在地上。周泽楷走过去帮他捡起来。当他过去时,火苗忽然变得很小很小,只能微弱地晃动。周泽楷自己也觉得很不舒服,把毯子盖在江波涛的身上就转身出了房门。

原本轻飘飘的雪花忽然围着他旋转起来。他像是站在风暴的中心,即将卷起一场灾难性的暴风雪。

但他硬生生地停了下来,让雪花再一次轻飘飘地降落。

 

 

直到属于冬天的最后一张日历被撕去,周泽楷不得不走了。但他并不打算走。他最后一次窝在角落的沙发里,看着江波涛喂松鼠,扫雪,点燃壁炉。火苗轻轻跳动着,温暖又危险。他和江波涛最后一次分享了晚餐,等待着说完晚安,然后就可以悄悄地融化在火炉里,飘到空中拼凑起来,再去下一个地方。

可江波涛一直没睡。他烤了一小盘饼干装进袋子里,用丝带系好,塞进了周泽楷的手里。

“快走吧,再见。”

周泽楷迷茫地看着他。

“快走吧。”江波涛又说了一次。这一次他给了周泽楷一个拥抱。他的拥抱很温暖。周泽楷害怕温暖的东西,但这样的温度刚刚好,很舒服。

“可以吗?”周泽楷在他耳边问。

“当然可以。”江波涛拍拍他,“我和暴风雪在一起住了一整个冬天,什么都不能伤害到我。”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了。春天到了——江波涛把周泽楷推出了屋子。天空忽然落下了雪花,飘飘洒洒地落在地上,等待着周泽楷的指令。

周泽楷走了几步,又转过了身,一言不发地看着江波涛。江波涛有些无奈地跟他对视了一会儿,哭笑不得地走过去,又给了周泽楷一个拥抱。这个拥抱迅速变成了一个吻,周泽楷的嘴唇冰冷,但这个吻却让两个人都像是被烫了。

“好了,走吧,走吧。”江波涛松开了双手,“我已经等了一整个冬天了。”

 

 

暴风雪终于来了。雪花砸了下来,狂风在小镇里呼啸。那些冰冷的雪花落在江波涛的窗户上,却都温柔地停了下来,轻轻落下。

“下次见。”江波涛和雪花挥了挥手。

的确曾经有场暴风雪经过。他安静地停在江波涛的门口,敲敲门想知道到底是谁还留在这个寒冷的冬夜,能不能抵御寒冷的暴风雪。

江波涛当然可以抵御寒冷的暴风雪。不仅如此,他还永远地留下了这场大雪,让暴风雪在每一个冬天都温柔地停留在他的门口。

 

 

END


评论(27)
热度(94)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