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镇长工作笔记

周日傻乎乎卖个萌……

今天是“关于解决玫瑰味和乱蓬蓬的生活矛盾”的工作笔记

执行者:透明人先生




周泽楷坐直身子,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

他的面前坐着两个人,一个头发乱蓬蓬,像一棵树。另一个似乎喷了玫瑰香水,香味弥漫在整间办公室里。两个人隔得远远的,偶尔对视一眼,然后各自扭过头去。

周泽楷有些发愁。

“……今天什么问题……”他问,一边翻开工作笔记。

“他的香水把我家被子搞得一团糟!”其中一个开始控诉,“大男人抹什么玫瑰香水!”

周泽楷默默在本子上写下“玫瑰香水”。

“呵呵。”另一个反击,“不知是谁,在自己身上缠小灯泡,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以为你是霓虹灯吗?”

周泽楷写下“霓虹灯”。

他放下笔往前翻了几页。每一天这两个人都要来他这里投诉,笔记本已经密密麻麻写了三大页了。

他再抬头看看又各自扭过头不说话的两个人,把桌上的糖果盒推到他们面前。

“……邻居。好好相处。”

“哼!”

“哼!”

两个人同时哼了一声,接着一同起身走了。走到门口还示威一般地用力撞彼此的胳膊。乱蓬蓬的那个人因此撞上了门框,玫瑰味的那个人得意地昂首挺胸。

周泽楷看着他俩的背影,默默呆了会儿,起身打开了镇长投诉信箱,开始处理今天的信件。

 

 

镇长真的不好当。

周泽楷处理了一上午琐事。A幢住户半夜挖水沟被扭送到了治安管理所,B幢住户申请办理新住户身份证,C幢住户在自家宅院安置了一个木秋千,被D幢用户投诉声音扰民。周泽楷签字,盖章,复印原文件,盖戳发送,忙得要命。

原本这些事还有个人能帮他一起处理,不过现在出了一点小状况。

这个小状况是——他展开一封新的信件,里面只写了一行字。

“救命镇长我看见鬼了!”

周泽楷把这封信塞进了文件夹。他的文件夹里已经收了十几张这样的投诉了。投诉千篇一律,都是他们在午夜看见了不明生物。对方没有实体,总在半夜出现,虽然暂时没有对居民们造成威胁,不过部分住户已经开始神经衰弱了。

他盯着文件夹看了会儿,把它合上,然后开始处理下午的工作。

 

 

到了第二天,那两位常客又来了,然而这次脸色煞白。

“镇长,我昨晚看到了奇怪的东西。”头发仍然有点乱的那位谨慎地看了一下四周,降低了音量,“草莓!悬浮在空中,忽然就不见了!”

周泽楷把本打算拿出来招待两位的草莓果篮“砰”地一声丢回了抽屉里。

玫瑰味的那位惊慌地看着周泽楷。

“……抽屉。比较紧。”周泽楷把抽屉用力拖出又塞进去,然后示意他们继续。

“昨晚我本打算出来散步,然后看见一个果篮悬在空中,明显有个人站在那里,阴森森,冷飕飕!”乱蓬蓬先生异常神秘。玫瑰味先生虽然有些害怕,还是没忍住刺了他一句:“你装成霓虹灯的样子完全可以与他媲美。”

“你知道你的味道能把他熏走吗?”乱蓬蓬先生反击。

他俩又吵了起来。

周泽楷叹了口气,在日历上画了个圈,表示今天这二位来过了。

第三天玫瑰味先生不开心:“那个看不见的家伙把我家篱笆都给拆了!”乱蓬蓬在一边称赞:“大快人心。”第四天乱蓬蓬先生不开心:“我家的围栏也被拆了!”玫瑰味呵呵冷笑。第五天他俩都不开心:“岂有此理,他居然把我们两家给圈在一起了!”

周泽楷晚上没睡好,头昏脑涨地点头鼓掌,又赶紧醒悟过来,摇头叹着气表示理解两个人的心情。

这回两个人出门没再打架。他们开始商量怎么赶走这个共同的敌人了。

等到他俩一出门,周泽楷就立刻锁上了镇长办公室,回到卧室摔在了床上。

床边动了一下,一只看不见的手扯过被子给他盖好。

 

 

“虽然好像是个坏人,”又是新的一天,C幢和D幢的住户找上了门,“那位看不见的先生不知何时把木秋千改成了藤蔓秋千。这下再也不会吵了,藤蔓也比木椅要舒服。谢谢看不见先生。”

周泽楷点点头,把他俩送来的小红旗插在桌上。

“我吓了一跳,”B先生拎着水果来道谢,“半夜突然有一张纸悬在我的面前,吓死我了,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身份证。劳烦镇长送给看不见的那位先生。”

周泽楷收下了果篮,中午洗了两个苹果放在桌上。

到了下午,两位吵吵闹闹的住户又来了。不过他们竟然发展出了一段友谊,这回是肩并着肩来的。

“我们决定晚上向他宣战。”玫瑰味先生慎重地把保险签订单放在周泽楷的桌上,“不过保险还是有点贵,所以我们合买一份。”

“……”周泽楷拿着签字笔沉默了半天,抬头看看他俩,“……情侣?”

“情侣套餐。”乱蓬蓬先生点头,“如果我们遭遇了不幸,这笔钱就投资给水坝建设吧。”

两个人目光坚定。周泽楷也坚定地点了点头,拿出印章盖在了上面。

就在这时。

“小周,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围巾?我怎么也找不到了。”卧室的门忽然莫名其妙地自己开了,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但是一个人都没有。

玫瑰味和乱蓬蓬惊呆了。

“……没有。再找。”周泽楷迅速抓起桌上的电话,话一说完就挂机,然后给他俩展示了一下接触不良的免提键,又起身把门给关上,手一动将锁都给卸了,丢在桌上,“这个坏了,风大。”

镇长虽然生活条件不太好,但还是一直为住户们分担解忧,真是太伟大了!

他俩更坚定地对视了一眼。

周泽楷镇定地忽视耳边的憋笑声。

 

 

然后,夜晚来临了。

玫瑰味和乱蓬蓬严阵以待。月光洒在地上,渐渐的,从远处飘来了一柄短剑。

那柄短剑飘了片刻,接着扬了起来。剑尖指着两个人的方向。

简直是欺人太甚!乱蓬蓬把绑在身上的小灯泡都点亮了,玫瑰味让整个森林都弥漫起了玫瑰的香气。

“你别过来!”乱蓬蓬闪着光示威,“我们是两个人,你打不过我们的!”

大概是因为看不见先生觉得这话说得很对。那柄剑飘浮了片刻,剑尖垂了下去,然后转身飘走了。

乱蓬蓬和玫瑰味赢了。

他俩激动地抱在一起,玫瑰的香味和闪烁的灯光环绕在彼此身边。玫瑰味觉得灯光挺好,乱蓬蓬也觉得玫瑰的香气挺好。

他俩不吵了。

 

 

周泽楷靠在床头打瞌睡,直到窗户被轻轻敲了三下。

他起身打开了窗户。江波涛从外面翻了进来,把周泽楷借给他的围巾挂在衣帽架上。他的身上带着玫瑰的味道,还有一些雨露的泥土气息。

周泽楷在他身上闻了闻。

“玫瑰的味道。”江波涛脱外套,“这样这个工作就完成了。下一个是给A幢引水流,我找到了一个距离最近的泉眼,大概两天后就能完工——小周,你干嘛呢?”

“好香。”周泽楷搂着他不松手。“……什么时候回来?”他又小声问了一句。

“半个星期吧。”江波涛把外套丢在地上。他的身体还是透明的,不过指尖已经有了一圈淡淡的轮廓,“半个星期之后就能恢复了。这几天累吗?”

周泽楷摇头。

“我可累坏了。”江波涛靠着周泽楷,“比当副镇长还累。要不我们休个假吧。”

周泽楷嗯了一声。

月光落在周泽楷的身边,看起来就像是他环抱着一团空气。

为了不再次吓到森林的住户,江波涛把窗帘给拉上了。

 

 

“于是问题顺利解决了。”

远道而来对轮回森林进行采访的王杰希记者关掉了录音笔。

“是的。”江波涛靠在办公桌上,胸口别着副镇长的铭牌,“多亏了那位不知名的先生,有机会我一定会向他道谢的。”

“我觉得你可以省下这个步骤了。”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江波涛微笑。

他和周泽楷把王杰希送到岔路口就回去了。王杰希翻了翻手里的笔记,决定去事发地点看一看。当他逐渐靠近玫瑰香味的中心时,他看见一株玫瑰和一棵榕树,被小栅栏圈在一起。

“竟然都不是人!难怪阴森森的!吓死我啦,吓死我啦!”一直站在王杰希肩上的猫头鹰惊恐地瞪大眼睛缩了一下脖子。

“……别胡闹。”王杰希瞥它,“你也不是。”

 

 

他俩慢慢走了出去。

整片森林仍然忙忙碌碌,但在他们身后却寂静无声。

 

 

END


评论(23)
热度(220)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