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梦与歌(下)

 

 

而这是一整个森林的故事。

你听过森林呼吸时发出的声音吗?它在冬天时如白皑皑雪地般沉寂。直到春暖花开,森林慢慢苏醒,缓缓呼出一口气。

“哆——来——咪——”

江波涛坐在树枝上试音。周泽楷仰着头看他,觉得江波涛这个样子太傻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江波涛低头看周泽楷,也觉得周泽楷这个样子太傻了,跟着傻笑起来。

“小周你干什么呢?”江波涛拍了拍树枝,“要不要上来坐坐?风景真是不错。”

他拍树枝的时候,整个枝子都跟着颤抖,树叶也跟着掉下来。周泽楷看着紧张,连连摇头让江波涛悠着点。

可江波涛像是没有领会周泽楷的意思一样。他横起长笛,吹了个欢快的小调子。周泽楷立刻被一团云往前推了一下。他赶紧稳住自己,但一转身却被一整团云扑了个正着。云朵一路推着他走到树边,又去抬他的胳膊,非得让他上树不可。

“来呀。”江波涛放下长笛笑眯眯地催促。那团云瞬间就消散在了空气中,只剩下了有些狼狈地抱着树的周泽楷。

周泽楷仰起头,有些责备地盯着江波涛。谁知道江波涛又笑了起来,笑得树枝抖来抖去。

周泽楷实在怕江波涛就这样笑着掉下来,踌躇着是否要做一个可以接住江波涛的姿势,但又靠着树舍不得动弹。他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场景,在他的印象中,树从来只为风而动。

而现在,这风刮进了他的心里,吹动一整片湖泊,一整颗树。

 

 

周泽楷踩着树杈从树上爬了上去,江波涛吹着长笛,让云团轻轻地托着他。“昨晚梦见什么……”他坐在江波涛身边问。

“嗯……你说呢?”江波涛笑着反问他。

周泽楷摇摇头。他在夜里想了很多,可现在面对江波涛的笑容,他什么也不想问,也不想瞒着江波涛:“我没画。”

江波涛温和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再次横起了长笛。

“我梦见了这个。”

 

 

细细水流从两个人中间穿流而过。周泽楷伸手碰了碰,可水流绕过了他的手指,从指缝里溜走了,一丝水花都没有带起。

水流静静地流淌,流过发黄的树叶,流过皱起的树皮,一路流到周泽楷看不见的地方去。周泽楷静静地听江波涛吹奏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握住了银色的长笛,把它从江波涛的唇边推开。

音乐戛然而止。水流断开,周泽楷却没去管它。他盯着江波涛看了片刻,轻声发问。

“有心事?”

被戳穿的太快,江波涛微微一愣,而后微笑着放下长笛。他的手指靠向了周泽楷的手指,接着把长笛和周泽楷的手一并握住。

“抱歉小周,其实我没有做梦。”

 

 

 

 

故事总要有开头,可开头已经很遥远了。那还是在这里并没有成为森林的时候。平原上只有几颗瘦弱的树苗,凄风苦雨地缩在一起。

周泽楷点点头,突然睁大眼睛盯着江波涛:“……你干的?”

“……”饶是江波涛也反应了好一会儿,和周泽楷大眼瞪小眼,“不对小周,不是我吹奏的。”

某天江波涛醒来,发现树苗生长,然后出现树林,湖泊,最后变成一整片森林。江波涛年复一年地呆在这片森林里,每年吹着不同的曲子,看不同的风景。

直到他在森林里捡到了周泽楷掉落的画笔。

 

 

故事说完了,周泽楷还是有些迷茫。江波涛半句谎话也没说,但话里话外似乎隐藏了一些关键的地方。可当他想要追问的时候,江波涛已经转过头不再看他,而是微笑着望向正要落入地平线之下的夕阳。

“看见那个闪着光的湖泊了吗?”他指着远方对周泽楷说,“它的旁边有一条小路。绕开荆棘丛就能看见通往城镇的公路。”

停顿片刻,江波涛继续说:“如果看见过往的马车,就搭个顺风。碰不到也没关系,公路上总有可以休息的小栈。”

“——那里有更多风景,有更多需要梦的人。”他转头对周泽楷微笑,“你也——要到这种地方去看一看。”

 

 

话说的没错,可周泽楷微微皱了皱眉。

“……为什么?”

他省略的话太多了。江波涛沉默了会儿,周泽楷有点不安地想要补充一些什么。他从没有过这样的感受。江波涛好像一条水流即将从他的手中流走,他千方百计地想要捉住流水。可他张了张嘴,又抿了回去。

“别走。”他小声对江波涛说。

 

 

江波涛不会问周泽楷到底想说些什么。对方的心思几乎都写在脸上,稍稍一猜就能猜出个大概。更何况这会儿周泽楷已经说的如此明白了。

他微笑着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手指和周泽楷的发尾轻轻擦过,蹭得皮肤痒痒的。

“我不走。”他捏捏周泽楷的脖子,“我走不掉。”

周泽楷被捏得很舒服,脑中却一片清明。江波涛说的故事在他的脑海里串成了一条线,那些被隐瞒着的东西也跟着浮出水面。

“因为冬天要到了。”

 

 

 

 

江波涛又一次从漫长的黑暗中醒来。他在秋日的最后一天陷入沉睡,度过一整个寒冷又黑暗的冬天。

但是这次与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同。

黑暗中不知为何出现了一点光。他循着光线走过去,忽然迎面扑来一只蝴蝶。蝴蝶引着他,走进有一整片光的地方。音符悬在空中,百灵鸟衔着丝带望着他。

他第一次微笑着醒过来,甚至有片刻分不清自己是不是还在梦中。他横起长笛,把梦中所见全部吹奏出来,就好像再次回到了梦中。

这感觉非常愉快。他一路吹着长笛,走进熟悉的树林之中,然后看见一支画笔骨碌碌地滚到自己脚边。

“其实我不会做梦。”江波涛靠着周泽楷,微笑着小声告诉对方,“谢谢你,给了我第一个梦。”

 

 

周泽楷紧紧挨着他不敢动。树叶飘零而落,夕阳就快要落下。江波涛说话的时候微微闭着眼,看上去就像要睡着了。但周泽楷还有很多话要说。他想要告诉江波涛,自己画下的梦境从没有人如此生动地展现给自己看过。他也一个人走了太久了。梦境没有人回应,精美的画纸似乎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每张图画都像是浪费。

直到江波涛带着长笛出现在他的面前。

“谢谢你……”周泽楷握住江波涛的手,手指和手指轻轻扣在一起,“谢谢你……给我第一首歌。”

江波涛笑了起来。“谢谢你听我吹奏,也谢谢你的千纸鹤。”

他还记着在梦里跑了一圈又一圈的仇,抓着时机要调戏周泽楷。周泽楷无言地沉默了一会儿,想好了反击的方法。

“我以后再给你叠。”

 

 

似乎在无形中定下了约定,但好像太狡猾了一点。江波涛抬头看着周泽楷,对方一脸认真地望着他,倒让他笑不出来了。

“不要留在这里。你该到远方去的。”江波涛认真地批评周泽楷,可周泽楷歪歪头,嘴角一扬,眨了眨眼睛:“没说……不去呀。”他的眼神认真,唇边却是完完全全的坏笑。江波涛觉得周泽楷学坏了,但思来想去,这只能是和自己学的,顿时被噎的不行。

“……等我带很多梦回来。”周泽楷对江波涛说。

总有去不了的地方,也总有看不见的梦。周泽楷低头蹭蹭江波涛,对他说,你留下,我代你去。

江波涛还想说不好,可是他真的太困了。他的脑袋沉的要命,脸埋在周泽楷的肩上。这会儿是真的要从树上摔下去了。

周泽楷怕他掉下去,只好拿过江波涛的长笛,试着吹了吹。掌握不好音调,什么都吹不出来。转头一看,江波涛的身体越来越透明,渐渐的,一点都看不见了。

 

 

森林沉睡了。江波涛跟着夕阳一起消失在了周泽楷身边。周泽楷愣了好半天才意识到,江波涛不见了,可长笛还在自己手上。

江波涛不说再见就睡着了,实在不应该。周泽楷收好长笛,决定惩罚他一下。

他哗哗地撕下一张画纸,又叠了一只纸鹤。这回嘴稍微尖了一点,可周泽楷想了想,怕纸鹤又去啄江波涛,赶紧把嘴硬生生折秃了。

他对纸鹤说了点悄悄话,然后在手中揉成一团,让它和江波涛一样消散在空气中。收拾好速写本和画笔,他又望了这片森林一眼,之后带着长笛上路了。

他要给更多的人造出美妙的梦境,也要记下更多他和江波涛都不曾看过的梦。

等到来年春天,和长笛一起交给江波涛。

 

 

 

江波涛再次走进了黑暗之中。他一个人坐了一会儿,突然看见一个白色的物体朝他飘了过来。

那是一只秃嘴的纸鹤。江波涛望着它,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又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打算跑路。

那只纸鹤不急不忙地飘到了他的身边,转头看了看他,接着温顺地低下了头。

江波涛试探着伸手摸了摸它,结果它偏过头一下把江波涛给叼了起来,扔到了自己的背上。

江波涛被吓一跳,双手紧紧抱住了纸鹤的脖子。纸鹤似乎对此很满意,拍了拍翅膀,带着江波涛飞了起来。

飞过蝴蝶,百灵鸟和丝带,纸鹤飞过一个又一个周泽楷曾经画过的梦。它们伴着江波涛的笛声,一个个活了起来,像是一整个童话世界。

 

 

END




对情节不明白,有不清楚的地方来问我╰(*°▽°*)╯

谢谢看文的你们(鞠躬)

评论(25)
热度(116)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