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园


爬墙了(跪地)
谢谢大家_(Xз」∠)_

[江周]梦与歌(上)

 

 

江波涛握着长笛望着远方。

周泽楷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时,他转过头,对周泽楷微笑了一下。

“冬天要来了。”他说。

落日的红色打在他的银色长笛上,光芒灿烂得刺眼。周泽楷不解地歪了歪头,江波涛微笑着望着他。

“我们要说再见啦。”

 

 

 

 

蝴蝶环绕在江波涛的身边,拍打着翅膀追着江波涛的脚步。小小的音符轻飘飘地悬浮在空中,被阳光照得一闪一闪。百灵鸟从江波涛的头顶飞过,带着一长条亮晶晶的丝带。江波涛笑眯眯地吹着长笛,踩着节拍走在林间的小路上。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江波涛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场景。他惊讶地盯着江波涛看,连手中的画笔都掉了下来。画笔跌落进草丛里,笔尖的水彩统统刷到了草叶上。

它一路滚到了江波涛的脚边。

江波涛微微一愣,音乐中断了。就在这一瞬间,音符像肥皂泡一般在空中炸开,百灵鸟化成了落叶。丝带和蝴蝶统统融化在了阳光里。

周泽楷更惊讶了。他抱着自己的速写本藏在树后,连呼吸都尽量放轻。

“我看见你了哦。”

银色的长笛在江波涛的手中转了一圈。他把长笛收回腰间,背着手走了几步。“再不出来,我就抓你出来。”

“……”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从树后面探出头,江波涛正背对着他说胡话呢。

快走!

周泽楷拔腿就跑了。

 

 

他拼命跑拼命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才停下来。

比起思考为什么要逃跑这个问题,现在有个更严重的问题在困扰着他。

——他的画笔没了。

周泽楷盯着自己的画板发了一下午的呆,最后只好从上面撕下一张白纸,然后折一只纸鹤。他没做过这种事,因此纸鹤叠得歪七扭八,嘴也是秃的。他看着这个蹩脚的纸鹤,表情有些惆怅。

明天去找自己的笔,今天就先用这个代替吧。他有些忧郁地把那只纸鹤揉成一团。小纸团在他的手心化成了沙子。他对着手心吹了一口气,那些沙子就在空中消失了。

等明天……他想。

 

 

但这个夜晚对江波涛来说太难熬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只巨大的纸鹤忧郁地望着他。他想过去摸一摸,结果对方用秃了的嘴用力啄了他一口。

纸鹤追着他啄,他只好拼命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周泽楷并不知道江波涛竟然做了一个这么辛苦的梦。他第二天又悄悄跑到昨天丢画笔的地方,在草丛里找了一圈。水彩还留在地上,他沿着这些色彩一路找过去,果然在尽头发现了自己的画笔。画笔下面压着一张纸,上面画着一张笑脸。

周泽楷又想逃跑了。他拿了自己的画笔就跑,跑得比昨天还快。但他又慢慢停了下来。

他沿着原路返回,最后再次回到刚才的地方。

江波涛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上去挺寂寞的。

周泽楷犹豫了片刻,江波涛又拿起了自己的长笛。吹奏了几个音之后,一个巨大的纸鹤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呆了一会儿,转头啄了江波涛一口。

周泽楷没忍住笑了出来。

江波涛立刻放下长笛,转过头望着周泽楷。

 

 

江波涛先感慨了一下周泽楷的跑速——原本他躲在树后准备伺机行动,谁知道周泽楷嗖的一下就跑了,他怎么追都追不上。

然后他才给周泽楷看了一下自己的长笛。

长笛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周泽楷迷茫地抬头看着江波涛,思考了半天才问他;“……魔法师?”

“我不是啊。”江波涛笑得停不下来,“你那天是被我吓到了吗?那只是我的小把戏。”

周泽楷好奇地盯着他。

江波涛眨了眨眼睛,从腰间抽出了长笛,灵活地在手中转了好几圈。

“仔细看好。”他说,把长笛横在唇边。

城堡腾空而起。巨大的风浪带动着整片草地,花朵从草丛间飘出来,一路打着转飞进云中,花瓣像雪花一样落在城堡的顶端。拉着手风琴的小士兵绕着周泽楷转圈,跟在后面敲鼓的士兵摔了个跟头。刚烤出来的蛋糕冒着热气,挂钟里的猫头鹰跳出来啄了啄钟摆。

江波涛的曲子越吹越长,几乎要造出一整个城镇。但他实在喘不过气来了。

 

 

周泽楷在这景象中看呆了。可江波涛已经吹奏完毕了。城堡轰然倒塌,花瓣都消散在了空气中。整片森林又变得静悄悄的,只有风吹动树叶发出的哗啦声响。

热闹和寂静都来的太过突然,现在周泽楷觉得有点寂寞。他落寞地望着原本有蛋糕屋的地方,那里还有个蛋糕正准备切开呢。

江波涛笑眯眯地看了周泽楷一眼。这次他没有拿自己的长笛,而是随手捡了一片落叶放在唇边。

一只小鸟突然落在了周泽楷的手指上,响亮地“啾”了一声。

 

 

 

 

后来周泽楷回去把这些都画在了他的画册上。水彩铺满了整张画纸,他第一次把画填得这么满。

江波涛在这个晚上就做了这样一个美妙的梦。那些因为吹奏而出现的幻境都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士兵扑通一声摔在他面前,周围弥漫着蛋糕的甜味。

他几乎是笑着醒来的,然后想了想被纸鹤追着到处跑的梦,决定找周泽楷算账。

周泽楷第二天去找江波涛时,对方正靠着树吹长笛,身边站着一只大纸鹤。周泽楷有些迷茫地走过去,江波涛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把旋律改了个调。

纸鹤转头看了看周泽楷,低下头用脑袋温顺地蹭了蹭他。

 

 

后来周泽楷给江波涛看自己以前的画。有时是森林里的一个傍晚,有时是草上的一滴水,还有一张画了个巨大的迷宫。

江波涛对着这张迷宫连连摇头,显然是想到自己被纸鹤追的到处跑的那一晚。周泽楷不太好意思地眨了眨眼。他也不知道自己造出的梦境究竟是什么样。单从画纸上能体现的东西太少太少了。

江波涛微笑着望着他,然后伸手拍拍自己的长笛:“我来告诉你。”

他想了一会儿,横起长笛。周泽楷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火柴人,被一只纸鹤追着一直跑。

周泽楷笑了出来。

“很有意思?”江波涛佯装生气地放下长笛叉着腰。周泽楷愉快地点了点头,又歪着头打量了一下江波涛的表情。

“还想看更多。”他对江波涛说。

 

 

那要画得更多。

周泽楷把每一张画都填得满满的,等到第二天江波涛用长笛吹给他看。

画中的热闹繁华环绕在他们的身边,但最后总会化成泡沫。在他们又一次安静地望着它们消散而去时,周泽楷伸手碰了碰江波涛握着长笛的手指。

“……寂寞?”他问江波涛。

“没有啊。”江波涛笑眯眯地看着他,“小周在我身边,我为什么会寂寞呢。”

周泽楷回去想了很久。这次他没有再画任何东西。

 

 

TBC

是HE::> <::

评论(20)
热度(127)
©蘑菇园
Powered by LOFTER